赵文昊、李青萝跟着苏星河进入山谷,进入他们视线的却是一个大棋盘,棋盘上黑子白子分明,显然正是那珍珑棋局。

“师父,师妹和他夫婿来!”苏星河恭敬地向木屋方向磕了三个响头,禀告道。

“是阿萝啊,没想到现在阿萝也嫁人了,星河,让他们进来吧。”苍老的声音从木屋内传出,那声音有些颤抖,想来是激动的缘故。

“师妹,赵公子,师父就在底下,你们只需要在那里劈开一个门户进去。”苏星河指了指那木屋墙板。

“我来。”赵文昊一掌劈下,那板壁立即被劈开了一个洞,赵文昊拉着李青萝跳入洞中。

“你们往这边来。”苍老的声音再次传入二人耳中,赵文昊自知这无崖子虽然成了废人,但是内力还在,可以远远就感受到二人的位置,所以也不惊奇。

赵文昊拉着李青萝一直往下,没多久二人就到了一间空荡荡的房间,这间房间内有一个人在半空,细细一看,只见这人身上有一条黑色绳子缚着,那绳子另一端连在横梁之上,将他身子悬空吊起。

“这无崖子果然是美男子,难怪能引得李秋水和天山童姥拼死相斗。”赵文昊细细打量这人,只见他长须三尺,没一根斑白,脸如冠玉,更无半丝皱纹,虽然成了废人,但是仍神采飞扬,风度闲雅,不用细想也能知道当初无崖子年轻时的风采。

“爹爹,我是阿萝啊,您怎么。。。。。。”李青萝见无崖子悬于半空,小跑到无崖子面前,声音有些哽咽地道。

“阿萝啊,没想到你都长这么大了。”无崖子面带愧色道,然后看向赵文昊道:“阿萝,这位公子就是你夫婿呀,倒也算是中上之资。”

“小子赵文昊,见过岳父!”赵文昊行了一礼道,倒是没有因为无崖子的话而生气。

“爹爹,他就是女儿的夫婿。”李青萝有些羞色地道,不过却是问道:“爹爹武功通玄,是谁将爹爹伤成这样?”

却是李青萝不相信丁春秋能将无崖子打成重伤,因为李青萝还记得,当初他见到丁春秋的时候,丁春秋也只是一个二流高手而已,而当时无崖子已经成为绝顶高手多年了。

一个二流高手想要偷袭一个绝顶高手那是何等困难,更何况是将绝顶高手打成重伤。

无崖子叹了口气,说道:“当年丁春秋那叛徒在我饭食中下了**,在**发作之余突然发难,将我打入深谷之中,爹爹险些丧命在他手中。幸得你苏师兄将我救起,可是我已四肢残废,身体多处重伤,已是无法行走。”

“那叛徒后来怀疑,可你苏师兄装聋作哑,瞒过了他。正是因为如此,爹爹才得苟延残喘,多活了三十年。可惜你苏师兄资质不错,却被爹爹我给引上了岔道,分心旁骛,去学琴棋书画等等玩物丧志之事,我的上乘武功他是说什么也学不会的。这三十年来,爹爹只盼觅得一个聪明而专心的徒儿,将我毕生武学都传授于他,派他去诛灭丁春秋,清理门户。“

“爹爹的医术独步天下,难道还不能治愈伤势,重接经脉?且爹爹为何隐居于此三十年,都不派人给阿萝传个消息,让阿萝略进孝心。“李青萝道。

“呵呵,爹爹医术虽然强,但是爹爹身上的伤已不是药石可治,除非是先天强者肯花费大力气,帮爹爹疏导经脉,修复受损经脉,治疗暗伤,否则就是华佗再生也治不好。“无崖子仿佛已经看开生死,只听无崖子无奈说道:“那叛徒虽然做出这弑师灭祖之事,但是不得不说他天赋超绝,就是爹爹没有传于他上等武学,他也能凭借爹爹修炼时的只言片语去创造武功,而且他心思紧密,爪牙甚多,爹爹是怕告诉你,让你遭了他毒手。”

说起来无崖子还真是悲哀。他平生仅收两位徒弟,大弟子天赋不错,可惜独好杂学,倒是将他身上的杂学学了差不多,至于武学上倒是不怎么样,修炼多年也仅仅只是二流高手。而二弟子丁春秋天赋也是甚好,可惜为人心术不正,他也不愿传与他上等武学,可是就算如此,依然愣是修炼到二流高手境界,而且如今过去这么多年,想来都已成为一流高手了。

这丁春秋为人虽然不怎么样,但是武功着实不弱,正是处于这份考虑,无崖子一直都没联系过李青萝。

“岳父大人,以您的功力,就算不能动,想来那丁春秋也奈何不了您,为何您会一直呆在这里,不见天日?”赵文昊疑惑地问道,在赵文昊看来,无崖子虽然因四肢残废,身上又有暗伤,无法修炼,但是毕竟也有七十余年的功力,而且武学修为还在,要教训一个丁春秋那还不是轻而易举。

“呵呵,我内力虽在,可要杀死那叛徒却有心无力,既然如此,我又何必让那叛徒看到我这幅模样。”无崖子说道。

赵文昊闻言,点头表示明白,却是知道无崖子抹不开面,不想让门下叛徒看到他落魄的样子,要不然不说丁春秋奈何不了他,单单他将自己的消息传给李秋水或者天山童姥,二女就会将丁春秋给大卸八块。

说到底,是无崖子太自负,自尊心太强了!

“我再有一年,大限就到了。能在死前看到你们两个,我也欣慰了。”无崖子道,然后叹了口气,有些萧瑟道:“可惜我一身武学没法传授,死后也无面目见到师父。”

无崖子倒是没有说出收赵文昊为徒,毕竟如今赵文昊已经是绝顶高手了,根本就没有必要散去功力去修习他的北冥神功,而他一身精纯的内力也不适合于传与赵文昊,因为他人的毕竟是他人,终究比不得自己修炼得来的。

至于李青萝,他也没想过,因为‘北冥神功’终究不适合女子修习,若是强行传与李青萝,那是有害无利的。

之后,三人也没有提起其他不愉快的事情,而是聊起了家常,那无崖子愧疚自己这么多年来对李青萝母女不闻不问,所以一直听着李青萝述说着这些年的事,他想要多了解自己女儿。

很快,就到了晚饭时间,因为有赵文昊在,又是这么多年来父女团聚,所以无崖子难得地出来,坐着苏星河所造的轮椅,一家人吃着晚饭,一时间倒也显得其乐融融。

转眼间,半个月就过去了!

这一日,赵文昊在山谷中的一角落打坐修炼着,突然,赵文昊睁开眼睛,就看到无崖子坐着轮椅来到他面前。

“岳父大人!”赵文昊行了一礼道。

“文昊啊,你可知先天之境?”无崖子开口道。

赵文昊疑惑,不知无崖子无缘无故为何提起先天之境,不过还是老实道:“小婿有所耳闻。据传先天之境乃是打通全身经脉后,内力由后天返先天,成了先天真气,传闻先天之境有不可思议大神通,先天高手随意一击都蕴含着万斤巨力,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击败绝顶高手。”

虽然江湖之中都知道,绝顶高手之上还有先天强者,只是这先天强者极为稀少,百年都不一定会出一个!所以赵文昊虽然是绝顶高手,但是却从未见过先天强者,也不知道先天强者有多厉害,他所说的只是江湖之中的传言罢了。

“其实先天强者虽然少,但是并不是没有。”无崖子淡淡地说道:“当初宋太祖便是先天强者,还有我师父逍遥子也是先天强者,那慕容龙城也是先天强者。(http://.)。”

赵文昊点点头,宋太祖是先天强者,赵文昊根本就不惊讶,能够凭借太祖长拳和太祖棒就打下万里锦绣江山的人怎么会不是先天强者。至于逍遥子,赵文昊也不意外,毕竟能够创出‘小无相功’、‘北冥神功’、‘八荒**唯我独尊功’等神功的人物,又能教导出天山童姥、无崖子和李秋水的人,是先天强者并不足奇。慕容龙城,惊才艳艳,一手‘斗转星移’威震武林,是先天强者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打通全身经脉固然困难,但是每一代人总有那么几人能做到,所以。”无崖子停顿了一下,才道:“先天强者打通全身经脉,但是打通全身经脉不意味着是先天强者。”

赵文昊惊骇地长大嘴边,却是无崖子的话太过震撼了,只听无崖子道:“其实,打通全身经脉,仅仅只是半步先天罢了,想要成为先天强者,还得经过雷劫洗礼,只有经过雷劫洗力,全身内力成了先天真气,才是真正的先天强者。”

“岳父大人,先天之境可有强弱之分?”赵文昊屏住呼吸道,却是赵文昊已是绝顶高手,若他想要成为先天强者,就不得不对先天境界多了解一些。

“修炼功法不同,强弱自然不同。”无崖子看着赵文昊道:“我曾听师父逍遥子说过,先天境界有十二重天,每一重天实力都相差一倍。你说先天之境有强弱之分?”

章节目录

穿越从天龙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枫子C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枫子C并收藏穿越从天龙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