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梨儿五岁的时候,霍铮和俞眉远带她回了一次兆京。

距离他们上次回兆京,已经有七年光景。这七年间,皇帝又是派人,又是去信,前前后后要他们进京不下二十次,下到云谷的旨意都被霍铮无视,这世上敢明目张胆抗旨的也只有霍铮一个人,皇帝无奈只好打亲情这牌,说小梨儿出生这么久,他这做大伯的还一次没见过,怪可怜的,霍铮和俞眉远一想也对,总该带小梨儿去认认亲,更何况还有个左一江,所以便携家带口进了京。

七年未归,兆京大变样。

俞眉远特地选在了年关回京,打算在京里过年,再回去看看父兄、外祖徐家和周素馨。从前不管离京还是回京,他们都是轻车简从,这次却不同,霍俞两人带了浩浩荡荡一大帮人,光孩子就有四个,小梨儿、左一江、魏东辞和黑虎,特别热闹。

热闹得她头疼。

马车刚进京城就碰上年前的城隍庙会,杂耍与摊贩占了整条街,一路下去都是吃的玩的,到了夜里还要热闹。京城本就比别处繁华,霍汶即位后又励精图治,大安朝风调雨顺,百姓们日子好过了,这京城也就愈发热闹,四个孩子哪里能在马车上呆得住,早都猴得不行,俞眉远一松口,他们便从车上挨个跳下。

俞眉远只好让青娆和荣姐看紧他们,又叮嘱东辞管着三个小的。

魏东辞已经八岁,穿着簇新的青云袍,长发高高束起,他人瘦个子却高,看着像个少年,小大人似的成熟,是四个孩子里年纪最大的。小梨儿只听他的话,黑虎又只听小梨儿的,至于左一江,这孩子性格乖僻没什么朋友,倒与东辞投缘,故四个孩子中,魏东辞成了头儿。

孩子们跑远了,霍铮便牵起她的手,笑道:“阿远,我们走走。”

俞眉远依到他身侧,瞧着前头猜谜送灯的摊子忽道:“小霍哥哥,你给我赢几盏灯吧。”

霍铮低头,看她语笑晏晏,仍是旧时眉目,只是添了为妻为母的温柔,纵是冬雪十里,也冷不掉心头暖意。

两个人的路,旁边所有都成了背景,余生漫漫,便这么走到尽头似乎也是好的。

多年前走过的街巷,如今再看,像画满旧痕的墨卷,昔年种种,倒似大梦一场,经生历死,光芒归入长夜,换最后一世安宁。

……

回了宫,皇帝死活不同意他们住到外头,给他们开了恩例,要他们老老实实地住在昭煜宫。

除夕那日宫中团圆家宴,江婧亲自操办。霍汶的后宫人不多,除了皇后之外,余下也就一妃三媛,美人五个,这在大安朝历代帝王之中还是第一个。

这家宴因为有了孩子倒比往年要热闹许多,霍汶见了兄弟极为高兴,在席间拉着霍铮饮酒,俞眉远便也陪着,两人都饮了不少。守过了旧岁,舞乐暂歇,城墙头上燃起烟花,殿外的宫人也开始放起爆竹,噼啪声音裹着浓烈的烟硝味道传来,霍汶领着众人到了殿外,看幽暗长空上接连炸起的一朵一朵烟火。

盛世如烟花,若能长开不败,便是帝王之业。

霍翎拉着才认识没两天的左一江上去点烟花,小梨儿被东辞捂了耳朵只眨巴着眼睛看着,三公主霍熙平把头埋到江婧怀里吓得直叫。

满庭笑语不断,霍铮悄悄把俞眉远揽到怀里。

“我不怕。”俞眉远抬头,目光倒映着长夜璀璨。

“我知道你不怕。”他只是找个由头抱她罢了。

俞眉远便明白他未尽之语,捶捶他的肩,也没再多说,顺从地靠到他胸口,他的心跳声在四野炸响里依然清晰,叫她贪恋。

……

更鼓响起,去旧岁,迎新春。烟花渐歇,爆竹声缓安,四野喜声慢慢归于平静,几人醉去几人醒,慢慢都散去。

霍铮和俞眉远回了昭煜宫。闹了大半夜,几个孩子早就倦极,回去了就睡熟。霍铮和俞眉远却睡不着。

俞眉远已七年没回昭煜宫,每每想起兆京,想起皇城,想起昭煜,染着血的记忆便会铺天涌来,很多事说不得,她只压在心中,被时间慢慢覆盖。这次回来,昭煜宫却已变了模样,不是她记忆里笑过哭过的地方。

昭煜宫一直都空着,在他们回来前才刚修缮过,里面所有的家什摆设都是新的,已经没有七年前的影子了,除了殿外的温泉池。

“阿远。”霍铮摘去她发间最后一支簪子,散下她满头青丝。

她的头发盘了整天,散落时卷得更明显,波浪般迷人,霍铮忍不住拔了又拔。今晚不会有人打扰他们,累了整天,自然要舒服泡上一泡。

“别弄,怪痒的。”俞眉远转头避他的指,脸有些红,分不清是醉的,还是因这池间热气。

“记不记得第一次?在这里?”霍铮俯头咬上她的耳朵。

俞眉远下意识就看向地上铺的羊皮褥子,旧日景象浮上心头,她咬着唇不吭声,心跳加速。

一只手圈上她腰肢,缓缓抽开了系带,光鲜厚实褶裙落地,她身上便只剩下轻薄的素丝里衣。霍铮笑了一声,拦腰抱起她。

“扑通”一声,两人一起进了池子。

泉水温热,叫人通身暖融舒坦。俞眉远被他圈在胸前逃不得,她便朝他脖颈咬下以示抗议。不轻不重的力道让霍铮又麻又痒,他眯了眼,目光在水雾里愈显迷乱。池水被划开,他抱着她在水中走了几步,将她抵在池边,用力捧起她的脸,将唇压上。

俞眉远嘤咛两声,脑袋像灌满温泉水,没了多余的念头,他的手藏在水底下肆意而为,她衣裳贴身滑下肩头,浮在水上的玉白肌肤挂满晶莹水珠,泛起淡淡粉色,像莲花。

“上……上去吧。”她难受又期待,在他耳边蚊子般出声。

“不要。”霍铮咬咬她的唇,“就在这里。”

他说着将她双腿盘到自己腰间……

俞眉远蓦地瞪大眼,似嗔非嗔的讶然目光满含春/色。

……

翌日,两人都起晚了。

没人来催他们,小梨儿、左一江和东辞早被霍翎唤走,到宫里各处玩去,霍铮和俞眉远梳洗更衣妥当后,整个昭煜宫都是空的。

今日朝拜,百官和命妇都会进宫给帝后拜年,宫里很热闹。

俞眉远才从昭煜宫里出来,就遇到了两个陌生的小姑娘。

这两小姑娘一个着红衣,一个着蓝裳,生得都标致非凡,不过六、七岁的年纪,已经有了美人雏形,并肩站在一块让人看着赏心悦目。

远远的,俞眉远就听到两人对话。

“怎么办?迷路了。”蓝裳小姑娘扁扁嘴,想哭。

“慌什么,找找路呗。”红衣小姑娘老道,毫不在意。

“可是我娘说宫里规矩大,要是走错了地方是要砍头的!被我娘知道了又要罚我抄书了!”蓝裳小姑娘攥紧了红衣小姑娘的袖子。

红衣小姑娘不屑:“你到底是怕砍头还是怕抄书?”

听她那意思,好像抄书比砍头更可怕,头都被砍了还能抄书?

“都……都怕。”蓝裳小姑娘怯怯道。

俞眉远听得乐了,冲两人招手。

小姑娘们抬头看到她,如获救星般快步走到她面前。

“姐姐好。”两人规规矩矩行礼。

俞眉远正要问她们,霍铮也从昭煜殿里出来。

两个小姑娘一愣,又行礼:“叔叔好。”

俞眉远这次忍俊不禁,霍铮脸色却不大好。

一个是姐姐,一个是叔叔,这里头可差着辈份呢。

“小霍叔叔。”俞眉远用手肘撞了撞霍铮,笑得像朵花。

她模样本来就显小,这些年又被霍铮疼着没受过半点委屈,看着越发小了,倒是霍铮经历几场大事,如今要主持云谷,又当了父亲,沉稳许多,少年心性已去,不再是当初的小霍哥哥了。

霍铮瞪了瞪笑得眼睛像弦月的俞眉远,温声问两个小姑娘的名字。

“我叫姜桑梓。”

“我叫江善芷。”

两人异口同声。

俞眉远和霍铮同时一怔,这两丫头一个名字?

章节目录

出宅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落日蔷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落日蔷薇并收藏出宅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