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今天来的基本都是政界军界的大人物,再加上早前就料到了两人会遭到一群发小的为难。所以,这次的婚礼就没有很正式地去教堂,等过几天,会再邀请两人的亲戚好友举办一次仪式,到时就按照韩菱纱的想法去教堂。

|

一水儿的名车排成浩大的车队,带头的是两辆劳斯莱斯“幻影”,其后分别是三辆法拉利,两辆兰博基尼LP640,两辆捷豹XK敞篷跑车,三辆奥迪R8超级跑车,三辆玛莎拉蒂轿跑车,两辆保时捷911TurboCabriolet,三辆世爵C8,两辆迈巴赫62,三辆宾利欧陆GTC。这场婚礼轰动了整个G市,一些电视台以及报刊杂志派出了记者追踪采访。

|

按照G市的习俗,车队是要在市区内环城一周的。这么多的名车作为婚车车队环城绕,而且全都挂着军牌,G市的普通百姓还是第一次见到,街上不少的人都驻足看着热闹,猜测着到底是哪家人的喜事,这么地壮观。

|

有好事者跟着上去,到了酒店,看到那满满一大厅的绿军装和黑西装,找人一问,才知道是G市军区的一个师长嫁女儿,那新郎更是不得了,是京城总参少将的独子。对于这段婚姻,外间多是猜测为政治联姻,只有熟知的几个人知道,两人曾经经历了一场怎样的爱恋……

|

到了酒店,韩菱纱和顾泽宇带着伴郎伴娘站在门口迎宾。顾泽宇倒没有穿正统的西装,只是一身军装礼服,挺直俊朗,看得不少服务员都移不开视线了。

|

到了中午十二点,司仪上台,由G市军区司令作为证婚人发言致辞。然后司仪弄了几个小活动调动了一下现场的气氛,就开了席。

|

作为今天的主角,顾泽宇带上韩菱纱挨桌地敬酒。遇上发小密友那几桌倒还好,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今天完全是家族需要,真正属于他们的喜酒是几天后再喝的,所以,对两人也比较仁慈,基本上只喝一杯就放人。

|

只是在军政要人的那儿,就没有这么好过关了。都说军衔越大,酒量就越大,在场的哪一个不是中校以上的级别?而那些政坛权贵,更是长期泡在酒精里,酒量自然不算差。今天是顾家和韩家的喜事,在座的谁不想借此巴结一下?三个伴娘酒量都不怎么好,宁檬更是滴酒不沾的,当伴娘也就是她一时好奇而已。三个伴郎倒是挺能喝的,只是也招架不住这么喝啊?!

|

宁檬见韩菱纱小脸皱得跟一朵焉了的小菊花似的,眼珠一转,拿了个空酒瓶灌满了白开水回来递给了顾泽宇和韩菱纱……

|

下午一群年轻人玩得开心,而韩菱纱和顾泽宇则累得够呛。只是再怎么累,晚宴也还是要到场的。

|

休息室里,韩菱纱正在补妆,顾泽宇走进来,打发了化妆师。拿起一旁的一双鞋子,握着韩菱纱的一只脚,帮她穿上鞋子,再牵起她,坐在一旁的小沙发上,搂着她,闭眼休息了一会儿,才开口问:“今天累吗?”

|

韩菱纱累得连话都不想说了,靠在他怀里,觉得累得全身的骨头都痛,嘟囔着:“什么时候可以完啊……累死我了……原来结婚这么累啊?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想的,还前仆后继地赶着结婚!”

|

顾泽宇抱着她低声地笑,而后吻了吻她的发顶,语气里满是宠溺:“小笨蛋……”

|

韩菱纱往身后的怀抱更深处钻了钻,小脸贴在顾泽宇的胸膛上,懂事地问道:“你今天喝了这么多,也累了吧?胃难受么?要不要等会儿我先出去挡一下,他们总不能灌我一个女人吧?”

|

顾泽宇摸了摸她的脸,闭上眼,说:“还好……我要真躲着不出去,他们可能真的会灌你的……乖乖的,相信我就好。”

|

“嗯。”

|

晚宴上,果然如顾泽宇所料,所有人喝得更加起劲儿。只是有了中午时宁檬的经验,晚上白开水早就准备好了,几人一本正经地喝下一杯又一杯的白开水。晚宴结束,有人吵着要闹洞房,却被顾泽宇拦下了,今晚是两人的洞房花烛夜,白天自家媳妇儿累成那样了,晚上再被他们折腾着闹洞房,他肯定是做不了自己想做的某事的。

|

反正几天之后,横竖还要再一次举办仪式的,众人也都打着哈哈放过了两人。

|

韩菱纱一进门就不想再动了,整个人趴在沙发上,闭着眼睛睡觉。

|

“我抱你去洗澡,嗯?”顾泽宇行至她身边,温柔地问。

|

“嗯。”韩菱纱实在是累得动不了了,当下就答应了下来。

|

顾泽宇心里乐得不行,抱着老婆软绵绵的身体冲进了主卧,先把她放在外间的大床上,转身进浴室放好了水之后,才出来抱着韩菱纱进了浴室。

|

顾泽宇坐在浴缸的边缘上,将韩菱纱安置在自己腿上,快速地除去她的衣物,小心翼翼地将人放进水里,韩菱纱微眯着眼睛,舒舒服服地躺在浴缸里,一脸的满足。顾泽宇见她的小脸嫣红,小嘴微张,凤目微眯,全身肌肤在水下更显白皙,那样傲挺的胸,那盈盈一握的腰身,那样修长的腿……无限的风.情……

|

顾泽宇激动得一塌糊涂,急急忙忙地脱.光自己的衣服,跨进了浴缸,将韩菱纱搂在了自己的胸前。

|

“嗯?”韩菱纱偏头看了他一眼。

|

“我帮你按摩一下……”顾泽宇故作镇定地解释道,一双手在她肩上缓缓地揉捏着。韩菱纱觉得全身舒服极了,好像疲倦也有了些缓解,满意地发出了一声呻.吟。这下子,顾泽宇再也忍不住了,手慢慢地移到自己垂涎已久的两团绵软处。一手掌控一个,慢慢地揉捏起来。

|

韩菱纱一个激灵,瞌睡都去了一大半,连忙按住他作恶的大手:“今天不要了好不好?我好累……”

|

顾泽宇轻轻地移开她的手,笑着说:“宝贝,今天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

|

语毕,一手挑起她的下巴,薄唇就印了下去。滑腻的舌纠缠着她的紧紧不放,两腮一缩一缩地吸着她口中的甘甜。另一只手顺着她腰间的曲线蜿蜒向下,滑至她的双腿间,先在大.腿根处上下游移了几下,然后直接用滚烫的手掌包住了她两腿间的花蕾。

|

韩菱纱一个嘤咛,眼神更加迷离了起来,漂亮的双眸沾上了情.欲的色彩,开始自动自发地回吻他。顾泽宇享受着她小舌的缠绕,手指在她的花蕾处摩挲了几下,就感觉到了她的湿润,找到那颗小珍珠,他坏心地用食指轻轻地按了按,惹得敏.感的她轻轻地一颤。

|

吻越加的激烈起来,顾泽宇试着伸了一根手指进去,韩菱纱只是瞬间的失神,然后是更加深入的激.吻。她的那里已经足够湿润了,顾泽宇又伸进了一根手指,两根手指合并在一起,开始了缓慢地进出……

|

十几下过后,韩菱纱再也忍不住了,推开他,两人胶着的唇分开,她气息不稳地求他:“你进来,进来……我……想要……”

|

她何时说过这样羞人的话,此刻,双颊红得像是抹上了胭脂。顾泽宇心头荡.漾,却装作沉静:“今晚太累了,还是明天吧……”

|

韩菱纱知道他是在故意折磨自己,可是被他撩得已经情动,哪里还顾得上累不累的,她只想要他。她靠在他怀里,难耐地扭着身子,一只手握上水下的他的巨大,轻轻地捏了捏,娇媚地说:“小哥哥,你看你都这么硬了……”

|

顾泽宇只觉“轰——”地一声,所有的血液都涌上了头顶。她软软的小手贴着他硬实的巨大,那么地舒服,那么地销.魂……

|

顾泽宇抱起她,伸手随意扯过一条浴巾,将她全身擦干净,再把自己身上的水珠也擦掉之后,抱着她回到了卧室的大床上。

|

她躺在他身下,黑发白肤,在大红色的喜被映衬下,有种明艳的娇媚之态。他久久地凝视着她,她伸出皓腕挂上他的脖子,娇滴滴地说:“老公,我要……”

|

顾泽宇的瞳孔微微地收缩了一下,低头,对上她的唇,狠狠地吻了下去。他灵活的舌肆虐过她口腔的每一个部位。她承接着他霸道火.热的吻,情不自禁地伸出舌回应他……他的手探进她的两腿间,轻松地就分开了她紧闭的两腿,跻身进去,握着自己的肿胀,对准那娇.嫩,一个挺身,刺了进去。

|

两人已经多天没有做过,对彼此的身体都很是怀念。而进入的一瞬间,她温热滑润的甬道紧紧地包裹住他的巨大,他差点就这样缴械投降了。深吸了一口气,稳了稳,这才开始慢慢地抽.插.起来。

|

他俯身,含住她胸前的两颗小樱桃,在齿间轻咬,用舌尖和它们嬉戏。她紧紧地抱着他的头,享受着他在自己身上制造的一波又一波的浪潮……

|

达到巅峰时,她那里开始了剧烈的收缩,似有无数张小嘴咬着他的炙热,他腰眼一麻,背脊挺直,一声低吼,释放在了她身体里面……

|

作者有话要说:看吧,小茶说话还是算数的——

|

全文完

章节目录

首长求包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泼茶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泼茶香并收藏首长求包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