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I基金大厦二楼的会客室里,穿着一身茶色运动服的鲁本坐在沙发上,一脸的局促,他的双手摊放在双腿的膝盖上,随着大厅角落里那面落地钟的滴答声轻轻搓动着。

快一年了,当初那个在圣克里斯托旺旧区讨生活的穷鬼,如今已经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富豪,在里约,“瘸子鲁本”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俱乐部经理人兼球员经纪人了。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鲁本凭借着李再安援助的大笔黑金以及他开列出来的球员名单,对圣克里斯托旺俱乐部队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整改,俱乐部不仅兴建了新的足球场、训练设备,而且购进了一批全新的球员。

两个月前,在全国乙级联赛的首轮角逐中,萎靡了近三十年的圣克里斯托旺俱乐部队重整旗鼓,三战三胜,以12个净胜球的优势成为今年晋级甲级联赛的超级黑马。曾经死气沉沉的圣克里斯托旺俱乐部,如今已经吸纳了一批超级全员,诸如重金挖来的里瓦尔多和卡洛斯,以及在俱乐部成长起来的青年球员罗纳尔多等等等等,有消息称,为了备战94年世界杯,巴西国家队正在于圣克里斯托旺俱乐部展开协商,挑选四名该俱乐部的球员加入国家队。

实际上,自从圣克里斯托旺队成为晋级甲级联赛的大热门之后,俱乐部在经济上便进入了良性循环的阶段,方方面面的赞助商、广告商提供的资金,已经足以支撑起俱乐部的日常运营,如果再加上买卖球员的收入,俱乐部甚至能够获得大量的盈余。可惜的是,作为俱乐部的最大投资人,鲁本的幕后老板,李再安一直反对俱乐部的几名主要球员转会。

就在一周前,来自荷兰埃因霍温俱乐部的经纪人与鲁本洽商过卡洛斯与罗纳尔多的转会问题,他们开出的价码很诱人,但鲁本从李再安那里得到的答复却只有一个——没得谈,于是,这桩看起来很有赚头的买卖便最终告吹了。

鲁本不清楚李再安投资圣克里斯托旺俱乐部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但他也看出来了,这位大老板的目标恐怕不在赚钱上,因为他迄今为止也没有从圣克里斯托旺俱乐部的经营中收获一分钱的回报。鲁本相信,更多的可能,是李再安打算将这个俱乐部打造为一个洗钱的工具,只有如此,一切才能说得通。

这次从里约赶来圣保罗,鲁本是来讨要资金的,他手里攥着的球员不能高价卖出,整个俱乐部就少了最大的一笔进项,眼下,圣克里斯托旺队晋级已经成了板上钉钉的事,而转过年来,俱乐部就要为获取一张南美自由杯的门票而拼搏了,在这个时候,俱乐部必然需要大量的资金注入。鲁本希望趁着俱乐部晋级的东风,从拉科鲁尼亚购买表现出色的贝贝托,西班牙人开出的900万美元转会费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另外,鲁本还打算在圣克里斯托旺兴建一个大型的足球场,以其作为俱乐部的新主场,这也需要一大笔资金。

除了讨要资金之外,鲁本这次过来还有一件事要同李再安商议。如今,巴西国内正在为备战94年世界杯挑选国家队队员,身为教练的佩雷拉看中了正在圣克里斯托旺效力的几名球员。对于鲁本来说,如果这几名球员被抽调到国家队效力,势必会影响到俱乐部征战丰田杯的野心。别看鲁本是俱乐部的经理,可在这种事情上他还不敢自己拍板做决定,只能过来询问李再安的意见。

会客室里的落地钟咔哒咔哒的响着,算算时间,鲁本已经在这儿等了半个多小时了,他不知道李再安正在处理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既然这位老板还没露面,他就得耐着性子继续等下去。

仅仅一墙之隔的小办公室里,费雷拉衣衫不整的躺在办公桌上,面色绯红的咬着团成一团的手绢,随着身子的上下耸动发出一声声短促的闷哼。鲁本久候不至的李再安,正趴在她身上急促的挺动着屁股,呼哧呼哧的喘息声充斥着整个房间。

如今的费雷拉再不是当初那个出身贫民窟的穷丫头了,她在南区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别墅,还有一辆大红色的法拉利348充当座驾。除此之外,什么香水、佩饰、内衣、外套等等等等,无一不是数千甚至上万美元的奢侈品品牌。

不要误会,费雷拉的奢侈生活并不是来自于李再安的包养,除了薪水之外,她没有从李再安那里得到过哪怕一分钱,她所做的,就是跟在PAI基金的后面做投资,前后几宗投资做下来,她早已赚的满盆满钵。

对李再安,费雷拉从最初的恭顺到现在崇拜,而且是近乎盲目的崇拜,所以,这次PAI基金投资能源,大量增持巴西石油公司股份,尽管大部分人都不看好这项投资,可费雷拉还是将自己全部的积蓄都投了进去——她相信李再安的眼光,最主要的是,她相信这边投资即便是PAI基金赔了,李再安也不会让她赔掉全部的积蓄。

或许是长时间养伤的缘故,李再安最近有点发福,凸起的小肚腩已经很明显了,原本隆起的腹肌已经没了影子,长时间的剧烈运动,竟然让他感觉有些气喘。

双手用力握住面前那两团绵软,李再安牙关紧咬,屁股上的肌肉骤然绷紧,鼻孔里呼哧呼哧的喘息着,将攀顶的欲望爆发在费雷拉紧致的身体最深处......

“......圣保罗银行的人是昨天过来的,”衣衫不整的跪在地毯上,费雷拉一边替李再安擦拭着下身,一边柔声说道,“他们带走了一部分的账目,听说今天可能还会过来......”

李再安冷冷一笑,没有搭腔。他才不担心圣保罗银行对PAI基金展开的调查,尽管PAI基金是挂靠在圣保罗银行名下的对冲基金,但圣保罗银行只能就资金状况、盈利预期、信用度等问题对PAI基金加以监控,而无权对基金的正常运营横加干涉。

李再安很清楚圣保罗银行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突然发起对PAI基金的调查,这件事的背后注定是贝斯在搞鬼,他认为自己终于抓到了一个可以对PAI基金动手的机会,所以便迫不及待的跳出来了。李再安甚至都能猜到这家伙会怎么做,这种所谓的调查,不可能对PAI基金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它的目的在于向外透露不利消息,令PAI基金的投资者产生恐慌,从而纷纷撤资。

如果放到正常情况下,贝斯搞得这些小动作固然可以对PAI基金这样的对冲基金造成压力,但问题在于,PAI基金并不是一个正常的对冲基金,李再安也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基金经理人。

巴西利亚已经对南部沿海区块的勘探招标出台了政策,科里亚也将成立合资石油勘探公司的业务提上了日程,而在竞标的区块问题上,李再安还没有向科里亚提出他的建议,但他相信,即便是科里亚竞标不到桑托斯盆地的重要区块,只要他在舆论上做一些操作,想来也不难将相关的关注面引导到那两个关键区块上去。

巴西石油公司家大业大,即便是这些年来一直没有良好的效益,长期处在亏损的境地上,可仅仅凭借着PAI基金的那点投资,也不可能对它萎靡不振的股市状况起到任何拉动作用。如果不是有一个注定要出现的利好消息放在那儿,李再安疯了头都不会把上亿美元的资金投到这个黑窟窿里去。

股市上的一个利好消息,无异于就久旱后的一场甘霖,按照李再安的预估,一旦桑托斯盆地的盐下油田被发现,短期内巴西石油公司的股价有望出现一个惊人的飙升,而PAI基金除了能够从中获得巨大的利润之外,还能够将知名度推升到一个全新的阶段上,而他这个PAI基金的经理人,则有望成为全巴西最出类拔萃的风险投资人之一。

贝斯?

如果放在PAI基金刚刚起步的时候,李再安的确会忌惮他几分,毕竟人家要想整垮一个春笋般的小对冲基金实在是太容易了,但是现如今,李再安倒想看看,他针对着PAI基金搞出这么多事情来,将来一旦巴西石油公司的股价暴涨,他贝斯又该怎么办,他要怎么同圣保罗银行的股东们交代。

“圣保罗银行那边不用理会他们,”站起身,由费雷拉替他穿着裤子,李再安面无表情的说道,“他们要查什么,要封存什么,尽管由着他们,最近一段时间,如果有谁想要撤资,也尽管遂了他们愿,亏空的资金,回头我会想办法填补上,你们只管安心做事就好。”

费雷拉点点头,除了目前基金正在做的这一项投资,她哪会关心别的,说到底,她也只是个打工的,除了还要满足李再安一些生理上的需求之外,她和基金里别的员工没什么区别。

章节目录

黑金教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懵懂的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懵懂的猪并收藏黑金教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