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总是会在死前把能交代的事都说一遍,仿佛是回忆一生,又仿佛是展望来生,纵使有太多东西放不下,无奈人生走到了终点,也只能说再见了,此再见,即是再也不见!

桃三爷昨天说的话,儿孙们都知道是在交代遗言,当晚都睁着眼睛到天明,直到正房里传出李氏的哭声。

刘氏赶忙去灶房烧热水,端到正屋,李氏亲自给桃三爷净身,换上寿衣,穿上那双绣金元宝的布鞋,由儿孙们抬着,放入棺木内。

灵堂设在族里祠堂,三宝肿着眼睛提前去族里祠堂打扫卫生,紧接着,桃三爷的棺木被儿孙们抬到族里祠堂。

桃三爷家儿孙多,加上早有准备,操办后事并不显慌乱。长富去联系事先预定好的殡仪锣鼓唢呐,长贵去请风水先生,选一处风水俱佳的坟地,是庄稼人最看重的。

大宝几个则分头行动,有的上山去砍柏树枝桠,有的去镇上买香蜡纸,殷修竹负责写挽联。大秦氏过来陪着李氏,儿媳孙媳们忙前忙好的准备丧宴。

风水先生很快来了,他对着桃三爷的生辰八字和死亡时辰,推算出最佳的下葬时间是在四天后,坟地也挑好了,在祖坟西头靠近桃三爷家先辈的地方。

随后几天,村里村来了好多吊唁桃三爷的人,好些同辈的好友哭晕过去。

长子桃长富带着长孙桃永麒重长孙桃明斌(桃家这辈本是清字辈,犯了新王朝清国的讳。遂改为明字辈),披麻戴孝守在灵堂一侧,给前来吊唁的亲朋好友鞠躬致谢。

‘拉孝子板凳戏’是吊唁会必不可少的,村民和诸位亲朋都来到祠堂外,悲泣声四起!

‘拉孝子板凳戏’一开始,桃长富就被殡仪拉着边哭边唱,直到把桃三爷的生平事迹哭唱完,才结束。殡仪声音悲怆,哭腔十分具有感染力,再配上锣鼓唢呐哀乐声声。桃三爷的儿孙哭的肝肠寸断。

出殡这天。送葬的人跟在棺木后面,沿着风水先生事先定下的路线,把桃三爷送到族里坟地。风水先生指挥众人烧坑烧纸落棺填土,最后。桃三爷变成了一堆黄土。上面满是白色的纸钱和纸幡。

桃长富端着装满五谷杂粮的木盆站着。风水先生站在一旁默默念叨,送葬的人依次从木盆里抓几颗粮食揣到兜里,接受逝者的祝福。

桃三爷入土为安。享年七十五,比起来算高寿了,这是喜丧!

桃长富准备了丧宴,村里当家立户的人都去了。等到丧宴散去,桃家人还要站在院门口,恭送参席的村民和亲朋好友。

每隔七天,桃长富就会带着儿孙去桃三爷的坟头烧纸,直到烧够七七四十九天才算真正的办完丧事。

这年八月十五,阴雨绵绵。

桃家请山腰殷家和村口潘家一起过节,殷修竹提着中秋礼,带着妻儿下山来,潘掌柜和孙氏也提着礼物过来,三家人凑到一起,挤挤满满坐了四桌。

中秋月饼是刘氏和张氏做的,李氏精神不大好,对灶房的事早就放手不管了。

男人们那桌,给桃三爷留了上席的位置,摆上碗筷,斟满高粱酒。三宝把爷爷的烟杆子摆在桌上,喃喃道:“爷,过节了,也来陪着喝几杯吧!”

李氏道:“三宝,挑几个你爷爱吃的果仁馅月饼放碗里,让他慢慢吃着!”

三宝恩了一声,挑了几个品相好的月饼放在碗里,“爷,你慢点吃,别噎着了!算了,我再给你泡杯茶吧,泡你最爱喝的花毛峰,茶味特别浓,是二哥去县城特意给你买的!”

一家人和和睦睦的吃了中秋团圆饭,殷修竹带着妻儿回去山腰去了。

斌斌提着风灯,把潘掌柜和孙氏送到村口潘家才回来。

刘氏和张氏带着儿媳妇已经把碗盘搬到灶房收拾去了。等到收拾完毕,端着热水出来让家人洗漱完毕,李氏才起身去休息,手里拿着桃三爷的烟杆儿,背影看起来特别萧索。

儿孙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奈何桃三爷去世带给李氏的冲击太大,无论儿孙们如何逗李氏开心,都没大的成效。

八月节一过,日子就过得更快了,到了冬月里,王顺带人到附近村子收猪,只要离桃家村近,王顺都会过来探望李氏。

这天,王顺又来了,还没进院门就嚷道:“三嫂,来客了啊!还不泡茶招待!”

李氏守着火盆坐在正房里,听见王顺的声音,起身出来。

王顺道:“三婶,这可不像你啊,换着以前,你早就嚷开了!”

李氏笑了笑,说道:“进屋来坐,茶水有得是!”

王顺进屋来,凑到火盆前,恨不得把火盆搂在怀里,“三婶,这火烧的真旺!”

“我说你啊,都抱孙子的人了,咋还这么拼命,收猪让你儿子跑去呗!你还折腾啥啊!”

“三婶,我只是面相老,其实我年轻着呢,我比长贵哥还小两岁,看不出来吧?哈哈!”王顺笑着把烤热的手往脸上搓。

“真没看出来,我说王顺啊,听三婶的话,能交给孩子的就交出去,多抽些时间在家陪陪媳妇,夫妻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不觉得,真要先走一个,留下来的那个日子最苦!”李氏眼睛红了。

“三婶,你看你咋想不开啊,三叔都能笑着走,肯定看不得你哭着过日子,儿孙们对你也孝顺,你老钻到牛角尖尖里干啥?”王顺开解道。

“我听人说过,世上有一种鸳鸯鸟,雄雌不相离,若是其中一只没了,另一只就会相思而死。这世上也有一种鸳鸯夫妻,就跟水里的鸳鸯鸟一样,一个走了,另一个也活不长的!”李氏喃喃道。

王顺道:“三婶,五宝也到了说亲的年纪,小玉儿也带信来说有喜了,妞妞不久前也有了身子,我媳妇天天在家念叨着准备啥贺礼才好,这么多喜事都等着你操持呢,你就多想想你这些儿孙吧!”

李氏笑了笑,说道:“我心里明镜儿似得,你也别天天跑来陪我了,三婶我心里有数。好啦!忙你的去吧!算账的时候当心点,别把账算错了!”

“嘿嘿,我可从来没多掏过银钱!”王顺得意道。

“我是担心你给养猪人家少付了,那可是人家一年的辛苦钱!”李氏道。

王顺起身,给李氏鞠躬,“三婶,放心吧,我可不做那种昧良心的事情!三婶,我忙去了,改天再来陪你!”

李氏点头,把王顺送出去,猛然才想起没有给王顺倒杯热茶,喃喃道:“哎哟,瞧我这脑子!倒茶都忘记了!老头子,你知道了肯定会骂我糊涂吧!呵呵,这一年我真是糊涂的不行,东西一过手,就忘记放哪里了!看来啊,人不操心脑子很快就锈掉了。老头子,我不想操心了,想跟着你去啊!”

李氏是在第二年的二月走的,抱着桃三爷的烟杆儿,面带微笑的睡了过去。

鸳鸯夫妻,大抵如此吧!(未完待续。。)

ps:春耕秋收,四季一轮回。

出生死亡,一生一轮回。

轮回完,此书终!

写给心中的桃源,缅怀逝去的亲人!

感谢一直默默支持我的各位读者,第一次写作,有很多不足之处,感谢你们的包容和支持,小等在此谢过!

...

...

章节目录

桃家村种田轶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小等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等娃并收藏桃家村种田轶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