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州省郑中市位于中原腹地,东南西北连接各省市,素来是重要的综合交通枢纽。作为逐鹿中原里的“豫州”省,自古就是华夏文明的摇篮,而郑中市则是中原文化的核心城市,历史上的八大古都之一。

方颢宁漫步于略显陈旧的城市里,一时间有些恍惚,比起京城和国外各大城市来,郑中市显得很不起眼,不过人口非常的多。

说实话,他看不到太多的历史古迹,眼中大多是建国后的建筑群。其实尽管郑中有着悠久而漫长的璀璨名声,但民国时仅仅是个县城,解放后升级为省会城市,一举代替近邻汴梁市,因为有来自国家方面的政策和资金倾斜,发展速度很快。

时至今日,汴梁人都对于省会城市郑中有着深深的怨气。

那一晚接到了电话,电话里是来自叔叔方源的警告,方颢宁立刻动身来到郑中,避开上面日渐浮出水面的激烈碰撞。

政治上的较量很正常,但是较量的双方来头都却太大,方颢宁本以为能够趁机站好队,谁知叔叔一语道破天机,较量的一方竟然是某位故世大佬的私生子,上面还有某位在世大佬的儿子,两家合在一起就让人尴尬了,方颢宁既然作为红色家族的一员,不马上逃之夭天还能怎么样?

省委办公大楼位于金水路,南北各有一个楼群,传统的青灰色框架红色砖瓦结构,看上去非常庄重肃穆,省位于不远处的另一条街上的十字路口。

作为一个彻彻底底的外来人,方颢宁今天是第一次来省委报道,他不想像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转,习惯性的立刻想给省委常委,秘书长崔中华打去电话。

不过想想还是算了,方颢宁暗笑自己带着京城大少的做派不好,人家堂堂副省级大员,自己白丁一个,还是低调做人的好。

来往皆是省委的工作人员,一个个不苟言笑,省委各科室加上直属机关等部门,估计得有上千人,编制庞大。

方颢宁听说省委省所在区域,光是省直住宅区就有甲乙丙丁四个,这还不包括省人大政协,民政卫生等部门。

他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年轻人并不起眼,对着武警守卫亮了下手里的武警总部通行证,啪!两位武警战士立刻立正敬礼。

“同志,能麻烦你带我们俩进去吗?”

一位年纪和方颢宁相仿佛的年轻女人神色焦急的跑过来,后头还跟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和一个身材消瘦的男同学。

不等方颢宁说话,女人急忙解释:“我们三个人都是今年分配到省委的应届毕业生,早上坐公交时钱包被偷了,里面的介绍信也丢失了,拜托,帮帮忙。”

这豫州的治安状况果然不太好,方颢宁直接笑着道:“我也是刚分配来的毕业生,那就一起进去吧。”

两位女孩子欢欢喜喜的道谢,男生则不停打量方颢宁,三人跟着他进了大门,女人说道:“我叫谢玉霞,她叫张萍,我们俩都是豫州师范的。他叫王强,人家是豫州大学的高材生,你呢?”

王强略微有些得意的打招呼,方颢宁自然不清楚豫州大学和豫州师范长期的瑜亮情结,说道:“我叫方颢宁。”

方颢宁并不想说自己毕业于纽约大学,因为会带来很多麻烦,这年头的海龟毕竟稀少,走到哪都会被当成稀有动物,但是他还是低估了时下大学生对于出身门第的比较之心。

眼看方颢宁故意含糊其辞,王强心里瞧不起他的低学历,面上却羡慕的道:“方兄在省委有人吧?今后可要多多照顾。”

其实能够一毕业就省委工作,三个年轻人多多少少都有这方面的关系,但随着中央对于年轻干部的标准提脯打铁还需自身硬,一张大学文凭是必不可少的。

因此在王强眼里,方颢宁不是大学毕业却能混进来,可想而知背后的能量会有多大。

方颢宁笑了笑也没解释,自己的后台确实是省委书记,反正这个秘密保持不了多久就会人尽皆知了。

进了大楼,原本说说笑笑的三个年轻人顿时变得严肃起来,还有些局促不安。按照大楼的示意图,一同来到二楼的人事处。

已经有六七个前来报道的年轻人站在过道里,谢玉霞胆子最大,直接闯进办公室里,对着喝着茶水的工作人员问道:“我叫谢玉霞,应届毕业生前来报到。”

“外面等着。”工作人员看都不看她,皱眉说道。

“哦。”谢玉霞赶紧退出办公室,朝着张萍吐了吐舌头。

王强撇撇嘴,他父亲是市里的官员,见多了类似的场面,小声道:“越寿小架子就越大,神气什么。”

“别牢骚了,让等着就等着吧。”张萍胆子最小,急忙说道。

正在这时走来一位笑眯眯的中年官员,张萍等人赶紧给他让道,官员和蔼的冲他们含笑点头,看似随意的瞅了眼独自站在一边的方颢宁,背着手走进了办公室。

“陈处长您来了。”几个正在喝茶领的工作人员顿时装作非常忙碌,又一同站起身。

陈处长笑容依旧和蔼可掬,笑眯眯的问道:“有位叫方颢宁的年轻同志来了没?”

“陈处您稍等。”

几位工作人员立时鸡飞狗跳,快速翻阅着桌案上的十几本档案,不想里面没有方颢宁的名字,人事科长灵机一动,忙跑到门口叫道:“哪位同志叫方颢宁?”

这下算是捅了马蜂窝,十几名等着分派工作岗位的毕业生们,神色各异的跟随谢玉霞三人的眼光,朝着方颢宁看去。

“我就是。”方颢宁头疼的回答。

陈处长顿时眼睛一亮,大步朝着他走过去,隔着老远伸出双手,“方同志,我是省委办公厅的陈义栋,仅代表崔秘书长欢迎你到省委来工作。”

“你客气了。”方颢宁感受着对方有力的双手,心中苦笑。

王强等人看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眼前的一幕怎么看都寿员见到前来视察的上级首长时的热烈场面,这方颢宁到底是什么来头?

不提此事带来的轰动,转眼间就传遍了整个省委大楼,无数人到处打听方颢宁的身份和来历。

方颢宁感觉到来者不善,恐怕自己是被郑学程这老狐狸当做马前卒给卖了,崔中华作为前任省委书记的大管家,势必要和新任省委书记有些隔阂,如此看似隆重其事的对待自己,无非是想显示热情的同时借此昭告天下。

大家注意啊!不速之客已经来了,各方小心警惕些,别被抓到什么把柄,让即将到来的省委书记有机会来个新官上任三把火。

不过这么做未免太显白了些吧?太不符合省部级官员的城府,初入官场的方颢宁有些看不透崔中华的用意。

反正既来之则安之,自己的身份绝对无法瞒过崔中华的眼睛,如此方颢宁干脆也不猜了,被陈处长热情引到四楼秘书长办公室前。

陈处长亲自,很快里面传来崔中华沉厚的声音。“请进。”

“晚上如果有时间,我和全体办公室的同僚给方同志接风洗尘。”陈处长临走之际亲切的道。

方颢宁想都没想的拒绝:“初来乍到,等等再说吧,陈处长的好意心领了。”

“那行,什么时候方同志有时间,我亲自做东。”陈处长豪爽的笑着走了。

这到底是谁的人?带着这个疑问,方颢宁推开厚重房门,就见崔中华戴着眼镜端坐在办公桌前,身后是一整排的实木书架,摆满了各式专业书籍。

办公室很宽敞,窗台摆放着绿意盎然的常青竹和君子兰。方颢宁看看屋里再无他人,自作主张的走到角落前的饮水机前,取出一只纸杯,给自己倒了杯水。

啪!装着清水的纸杯不轻不重的压在办公桌上,这让本想打算让方颢宁坐着学习一会儿崔中华心中一跳,条件反射似的的缓缓起身,伸手一只手,笑道:“欢迎小方同志,虽然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但是我作为方省长的老部下,我们间可是早有渊源。”

方颢宁面带尊敬,伸出双手握住对方有些潮湿的手掌,说道:“我刚参加工作,什么都不懂,还请秘书长今后多多教诲。”

“你是将门虎子,家学渊源,想故去的方主席何等伟人!嗯,你肯定会第一时间状态,有了小方同志在省委工作,郑书记可谓是如虎添翼啊!”

耳听崔中华隐含讽刺的恭维话,方颢宁明白过来,暗道这一幕应该和郑学程无关。

看来是出自自己家世的原因,当年叔叔方源被豫州省各方派系联手不经提名,直接推上了副省长的位置,此事堪称建国后的首例高级别官员跳票事件,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导致叔叔一届之后弃政从军。

要知道官场之上毁人前程不亚于不共戴天的杀父之仇,怪不得崔中华一见面就开门见山,他作为本土派系的标志性人物,根本没有隐隐藏藏的必要。

诺大一个,自己去哪不行偏偏跑到了豫州省,算是坐实了秋后报复的来意,就算没有报复的意思,那也得人家愿意相信不是?

几乎瞬间想通了前后因果,方颢宁收起尊敬的假笑,大马金刀的直接坐下,故意挑衅的道:“哪跌倒的再哪爬起来,方家没有懦夫。秘书长要是看不惯的话,大可把我撵回去。”

崔中华笑容越盛,看着方家第三代这副大咧咧的大少做派,心中鄙夷,不过是一个绣花枕头而已。

“小方看来还是有些怨气啊,年轻人嘛,这不怪你。”

崔中华摆出慈祥的长辈模样,继续谆谆善诱,“政治上的事你还体会的不深,这些年方省长不计前嫌,几次帮着首长们视察豫州省,这才是真正政治家的胸襟气度嘛!为了你的事,我专门向方省长作了请示,你放一万个心,有我崔中华在,豫州省就是你的家,到哪都畅通无阻。”

方颢宁默默听着,好半天终于露出一丝感动,笑道:“既然有崔叔叔的厚爱,那我就先谢谢了,有任何麻烦,少不得第一时间求到您头上。”

“好说,有事尽管找我。”

一大一小两只狐狸,面对着面,人人一副虚伪至极的笑容。

章节目录

红权太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天白颢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白颢颢并收藏红权太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