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儿,你一大早的过来,用早膳了吗?”田流苏将她按在椅子上后,殷勤的问她。

“哦,还没有。”

楚月灵有些腼腆的小声回答了一声,追鱼村的村民们回去向她说了那天的事后,她狠狠的惩罚了那个带头闹事的叫闫瑾的,然后又处理了一些村里的事便耽搁了些日子,一直到今天才有了空,所以她一大早便急急的赶过来了。

“雪菱,将早膳再准备一份端上来,让灵儿吃。”

田流苏见楚月灵虽然有些刁蛮但是和人接触的时候很腼腆,很容易脸红,不禁有些好笑,她相信云擎的眼光,他既然收楚月灵为徒,那她的人品一定是能入得了他的眼的。

“师嫂,我不吃了,我知道你们有话要问我,你们问吧,本来我早就该来的,但是我也很忙,一直拖到了现在才来见你们。”

田流苏这番热络下来,楚月灵也随意了起来,不再像方才般别扭了,她见田流苏如此热情讨喜,本就心中无限崇拜她,这下更欢喜了。

“没事,我们可以边吃边说。”

说话的功夫雪菱已经麻利的出去端了些清粥小菜和肉包子进来一一摆在桌子上,楚月灵见了这精致的食物不禁馋虫被勾动,推脱了两下也不再矜持,坐下吃了起来。

“师兄,师嫂,师傅当年最后一次入宫离开之后,其实是受了重伤。”

楚月灵见云洛和田流苏并不着急问自己关于云擎的事,她自己到先着急了起来,刚坐下吃了两口便主动开口说起了云擎的事。

“哦?受了伤?他是如何受伤的?”

田流苏有些诧异,能伤得了云擎的人,恐怕并非寻常之人,大概只有老皇帝了。

“师傅没详细说,只说是皇上给他下了毒,本来那毒是无解的,但是师傅是医学天才,再厉害的毒都毒不死他老人家。”

楚月灵言语中对云擎很是尊敬,话里话外透着一股引以为傲的神情。

“那他是如何到了大华国,又如何收你为徒的?”

田流苏坐在楚月灵的对面,一直都是她开口问话,而云洛只是静静的站在窗前听着她们说话,并无插话。

“他受伤之后回了秦家庄,自己配了些药遏制住毒素侵入心脉,然后就离开了天启到了追鱼村,你也知道,我们离得本来很近。”

楚月灵慢慢的陷入了回忆中,说话也进入了状态中。

“那你是如何认识他的?”

“他到了追鱼村后剧毒发作晕了过去,而我那时候是月茹的妹妹,我是她们家捡来的孩子,给她们家当下人来着,我在村子后山打猪草的时候发现了昏迷中的他并救了他,之后照料了他许久,他解毒之后可怜我便收了我做徒弟,教我武功和一些赚钱的方法。”

楚月灵慢慢的讲着她和云擎相识的事,田流苏也不由得心疼她,原来她和她同是天涯沦落人啊,这丫头的遭遇甚至不如自己,若不是她遇到了云擎,大概这辈子也就是给人家当一辈子的下人了。

说到此事她不由得想起那楚月茹的花痴样子,那女子定是个嚣张拨扈的,当时还敢觊觎云洛来着。

“之后,你便在父王的帮助下一步一步强大起来,最终做了追鱼村的村长?”田流苏想到楚月灵的故事也必然和她一般传奇艰险,不由得有种遇到知音的感觉。

“是的,我现在赚了好多钱,整个大华国再也没有人敢小瞧我了。”说到这件事楚月灵便开心起来,话也多了起来。

“恩,赚钱是我们一生的事业。”田流苏深有同感。

云洛见两个女子坐在一起越聊越投机,不知什么时候也走到她身边挨着她坐了下来,出于爱屋及乌的心里,他偶尔也插一句话,不再像开始的时候对楚月灵冷冰冰的。

“师兄,师嫂,我这次就是来投奔你们的,以后,你们就是月灵的亲人了,师傅一年前已经勘破红尘,在大华国青云寺带发修行,不再问世事了。”

“哦?那他现在在何处?”听到楚月灵终于说起云擎最近的行踪,云洛再也忍不住问了出来。

“师傅在青云寺出家只是个名号而已,其实他并不在寺中,他出家之日便离开了大华,四处云游去了,他说他剩下的人生要游览遍圣灵大陆上的山川河流,名胜古迹。”

楚月灵说完后,看到云洛眼中闪过失望的神色,顿时有些不忍,她顿了顿又道:“师兄,师傅在教我武功的时候说起过一次你和师娘,他说他最对不起的就是你和师娘,但是他已经是方外之人,从此之后不再问凡尘之事,一切前尘往事都随风而去。”

“我知道了。”云洛接了她一句话后便陷入了沉默中,虽然此生也许再无相见之日,但是总算是得到了父王确切的消息,对于他来说他也该满足了。

田流苏见楚月灵每次看向云洛的时候便眼神躲闪,有些羞涩,不由得心中思量,半晌她抬起头来问道:“灵儿,你老实说,父王是不是想要将你许配给王爷?”

她这话一出,云洛首先看向她,眉头一皱闪过不悦,楚月灵身子猛地一震,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田流苏。

“师嫂,师傅原先的确是准备让我来找师兄投靠他的,不过三年前我听说他和你成了亲,我便放弃了这个打算,后来师傅知道后也再没有这个想法了,你别误会,我听说了你和师兄的事之后心中更没有那样的心思了,我这次来只是单纯的投奔你们,想认个亲的。”

楚月灵见云洛发怒,顿时站了起来,忙忙的和田流苏解释着。

“呵呵,我知道,灵儿,你放心好了,我和你师兄一定会给你寻一门好亲的。”

听到田流苏这样说,楚月灵才放下心来,她噗嗤一笑,点头答应。

当日楚月灵正式与云洛和田流苏相认,她和田流苏说了自己的玻璃制作计划,让田流苏给她当参谋,毕竟云擎教给她这些的时候没有实践过,她脑子里对这个还是有些模糊的,田流苏痛快的答应了,这可是一本万利的好生意,她要不接就是傻瓜。

一个月后,甜水村所有新房建成,落成之日,村民们看着眼前窗明几净的房屋,都傻傻的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世上竟有如此神奇的东西,而这么神奇的东西,却被他们这些平民得到了。

在这之后的一年时间里,田流苏和楚月灵合作建造了玻璃作坊,而她将甜水村整个规划为度假村的计划也有条不紊的开始实施,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村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田流苏和楚月灵二人合力在云洛的大力帮助下将村子建得有了一点现代农庄的气息,而在这忙碌的日子里,田流苏终于又有了身孕,她有了身孕之后,便每日安心养胎,她手上所有的事都交给了自己的丫头们和楚月灵去做,云洛也渐渐的由长安王转变成了类似一个商业王国的总裁似的,全面掌控着甜水村的一切。

在甜水村建得颇有规模之后,云洛上书秦宝柱要将龙泉山的两条矿脉玉矿和煤矿献给朝廷,由朝廷派人开采和整体运营,秦宝柱收到他的奏折后召集朝中大臣商议此事,有了定论之后他决定亲自出宫来勘察两座矿脉。

其实他就是打着办公室的旗号想要回甜水村看田流苏而已,朝中众臣劝了半天没劝住之后只好由了他,他兴高采烈的带着文熙和两个武官一行人离京欲来甜水村。

当秦宝柱领着一众随从走进村中之时,连他自己都大吃了一惊,一排排青砖瓦房窗明几净,一条条小路上都铺着鹅卵青石,一片片绿色的田园令人看了心旷神怡,不仅如此,田流苏还将龙泉山中的温泉引到了后山,在那里建了一个巨大的天然温泉池,令村中的男女老幼都可免费去泡温泉。

秦宝柱一路走来,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步伐越来越凝重,这里简直就如人间仙境,传说中的繁华景象也比不上眼前所见的现实繁荣,他边走边暗暗吐槽,这里简直要比皇宫都美了,来过一次的人都乐不思蜀了,他还当什么皇帝啊,哪怕是回来当个小厮他也愿意啊。

田流苏典着肚子和云洛还有楚月灵迎接到来的秦宝柱一行人,此时的小木楼周围已经是一排排的房屋建筑了,老王妃和两个孩子还有相府众人早就迁来了这里,她们住下后便不愿再挪动脚步了,就在这里随着村民们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连向来喜怒无波的文熙都心中感叹田流苏居然将这里建成了这样美丽的地方,到了小木楼前,田流苏远远的便看到了秦宝柱苦着脸的样子,不由得感到好笑,他都当皇帝这么久了,还是以前的性子,没有什么大的改变,这倒是真心不易。

云洛和田流苏率众迎接皇帝之后,带领着他们参观了一遍甜水村,之后秦宝柱放下了皇帝的架子,一屁股坐在那天然温泉池边再也不肯挪动脚步,他耍赖似的说自己也要休假,在这里住上半个月,让文熙回京代他打理朝政,弄的跟随的一行人员差点要当场跪下给他磕头求他回京了。

在田流苏有意的设计下,文熙对即将落入水中的楚月灵来了一场英雄救美,田流苏躲在暗处观察二人,发现文熙多年冰封不动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温暖的笑意,而楚月灵显然也惊异于文熙如此出众的男子,多年的心事了却,田流苏心中压着的大石终于放下,愿岁月静好,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几年后,甜水村早已改名,皇帝钦赐甜水村为天下第一村并亲自题匾,匾额就挂在村口的大门上,云洛和田流苏将村里的事物交给已经长大成人的安安乐乐,他携了她离开天启去游历圣灵大陆上的山川河流,做一对神仙眷侣。

“夫君,你解甲归田这些年,心中可曾有过一丝后悔?”半路上田流苏咬着云洛的耳朵悄悄的问他,其实这话早在他决定和她回甜水村的时候就想问了,却一直憋了这么多年。

“娘子,我后悔的是没有从你小时候便开始一直陪在你的身边,有你的地方就是我心灵安放的港湾,我从不曾后悔。”

云洛抓着她的手一本正经的说道。

“夫君,我这一生所有的愿望都实现了,包括最后一个,而让我实现这些愿望的人,是你。”

“最后一个什么愿望?”云洛咬着她的耳朵轻轻的问。

“农夫山泉有点田。”

(全文完)

------题外话------

亲爱的们,此文到此连同番外全部完毕,新文已经开始连载,亲们再给个收藏哟…

书名:农医毒女

链接:http://www。xxsy。net/info/559478。html(可直接到评论区复制链接或直接搜书名)

简介:特警女军医沈素一朝穿越为从活人腹中被剖出来的婴儿,

母亲被活活剖腹,胞弟被溺死,自己被当做药引泡入药蛊中……

她施展异能逃离虎口又入火坑,被弃于农家田野中……

她修习针灸医术,自力更生低调做人,却整日被家奴当下人使唤,

谁知这样的日子也不得清净,阴谋一次次接踵而来,

当奶娘被杀,自己被卖青楼后,沈素终于觉醒,叔可忍婶婶不可忍,

毒女强势归来,发家致富奔小康,复仇争斗揭阴谋……

章节目录

锦绣田园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水冰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冰洛并收藏锦绣田园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