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少林崛起至今已经数百年了一直被认为武林中的泰山北斗一向以其为尊。但少林寺却接受了蒙古的封赦从此不管宋人死活对蒙古入侵宋朝置之不理让天下武林人士心寒。不过大家在心寒之于也对他们非常了解毕竟他们是出家之人而且河南又被蒙古占了实在是身不由己。

那武夫模样的大汉接着说道:“想我大宋积弱多年我们身为宋人心中深以为耻。若我们这些匹夫都不能挺起胸膛上阵杀贼要了这幅臭皮囊又有何用?”

众人被他这一副慷慨激扬的话语所激纷纷鼓噪大声附和道:“仁兄所言极是!”只有少部分人他微微皱眉没有随波逐流。

那人见众人对他颇为赞赏隐隐自得向四周拱拱手最后对着马钰说道:“马道长在下失礼了还望见谅。”

马钰见他直指少林颇觉得尴尬但还是回礼说道:“仁兄高义还请坐下来多喝几杯。”

那书生模样的人愤然站起指着那武夫喝道:“哼!莽夫之见!少林众僧人乃出家之人不忍多造杀孽怎能平白受你污蔑?再说他们作为方外之人本就应当远离尘世与世无争。你在这里出言不逊到底有何图谋?”

众人闻言一愣方才火热的心登时凉了一半心道:“得罪少林非我所愿还是小心应付为妙。”

那武夫见有人指责他脸憋得通红怒道:“我两袖清风会图谋什么?难道少林寺的大师是出家之人而全真教的各位道长不是出家之人么?你是不是隐有所指认为众位道长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

众武林豪杰闻言都直指指点点每个桌子都在小声议论各支持两方观点做着辩护。

“你……你……”那书生被他这一阵抢白气得脸色青向四方作揖说道:“各位同道有礼了这夯货在这里胡搅蛮缠在下不自量要不他打斗一场生死各安天命还请大家做个见证!”

那武夫哼哼冷笑道:“怕你不成?老夫我行的直做得正这一番话出自内心你无故打断分明是包藏祸心对全真教不利。莫非你被蒙古鞑子收买了不成?”

“清者自清请!”那书生拿出一只扇子指着那武夫说道。

那武夫见状冷哼一声“锵”的一声拔出随身所带的长刀摆了一个姿势喝道:“来!”

马钰见他们一言不合就要打了起来忙下来劝止道:“今天乃本教迁徙大典两位卖老道一个面子暂时罢斗如何?”

那两人见是马钰忙行了一礼均道不敢各自冷哼一声回到座位。

天鸣禅师一直坐在那里不语其余各僧人或面不改色或气愤也坐在那里。见两人争吵完毕后天鸣禅师起身说道:“阿弥陀佛!今日之事全因我少林寺而起。唉老衲参悟人生几十年却始终不论参悟这点奈何?奈何?”

再向马钰行了一礼说道:“马掌教请恕少林寺先行告退。”说罢引领众僧人各自出了大院。

众人齐出言挽留天鸣禅师却执着的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看那武夫面有得色而那书生脸上也微微有了一些笑意。杨过看在眼里起了疑心寻思道:“这里莫非有什么阴谋不成?挑拨离间?那他们又为什么要这样做?”再看霍都等三人现他们也有些意外想必和他们无关。

众人挽留不得声声叹息。

杨过突然高声叫道:“大师万事只要对得住良心何必执着?”

天鸣禅师闻言一震转过头来说道:“杨施主高见若有空还请施主往少林寺一行老衲扫榻以待。”说罢转身离去。

“哎呦你居然偷袭!”突然只听到方才那武夫大叫一声只见他的胳膊流血不止另一只手捂着伤处大骂“卑鄙!”说罢就要飞起一脚。

那书生冷哼一声一个腾跃跳到屋外那武夫喝道:“哪里跑?”也跟着跳离。

没想到这两人轻功非常不错转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杨过见状心道:“不好!他们要逃跑!”想罢就要追出去便向众人告罪一声提醒郭靖等人后取了君子剑就走。

小龙女和程英见杨过急冲冲的离开也跟着过去。郭芙虽然也想去凑热闹可惜轻功不行跟不上杨过恨恨的跺了几脚愤然回去。

当然霍都本就是要找杨过的此刻见他去追那两个捣乱的人说道:“反正在下无事不若一起去追?”也跟了过去。霍都去了马光佐和潇湘子自然不闲着也跟了过去。

这两人莫名其妙的来又莫名其妙的走让众人都是一愣方才的好心情也随着他们而去。洪七公当然不会让这大好的宴席冷场当下说道:“各位虽然有两个朋友争吵但不影响我们我们且共同举杯为全真教的迁徙祝贺。”

众武林豪杰见席上五绝之中就有三个齐声欢呼这样的人物看到一个就算难得何况他们三人在一起?当下各自举杯气氛又重新热烈起来。

却说那两人离开襄阳城二十里后见后面追兵还远便停下来。那书生笑道:“没想到你大老粗一个演戏却那么逼真。哈哈!”

那武夫也跟着大笑一声随即又疼得直咧嘴捂着胳膊说道:“为了演好我连胳膊都牺牲了实在不划算。”

“有什么不划算的?把这件事情办好了等见到了王爷还不是大大有赏?”

“喋喋~!”两人勾肩搭背齐声大笑往前方的一个山谷奔去。

要是旁人看到这一幕绝对不敢相信刚才还打得要死要活的两个人这么快就重归于好了。

半分钟后杨过也来到这里沿着地上偶尔滴下来的血迹再次跟了上去。

章节目录

不一样的神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碧心轩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碧心轩客并收藏不一样的神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