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公子道,“徐某实欠他一条性命,有恩不报,徐某岂是此辈。不用你麻烦,只需你帮我给成府主捎个信便可。”

老秦终于停住脚,转过头来,“公子,当真以为尊上是睁眼瞎子?”

徐公子浑身巨震,老秦摇摇头道,“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即便是报恩,公子之恩太重,他也承受不起,弄不好便就得被压得粉身碎骨,这当不是公子想要见到的。”

徐公子素手拍在栏上,无数能工巧匠耗费积年辛苦,雕就的血玉,瞬间破碎,“恨不生在百姓家!”

老秦面上闪过一丝不忍,“公子放心,秦某会看顾的,即便尊上降罪,机会合适的时候,秦某会代公子还上这份人情。”

“多谢!”

徐公子重重一抱拳。

老秦又是一声叹息,疾步离开,人快穿过花海,却又再度传出音来,“议亲之事,便在近期,公子既然恢复了女装,以后都着女装吧,这也是……尊上的意思。

…………………………

许易在城中漫步,这一走便是数个时辰,专门来往于酒家,勾栏,瓦寺。

最后,他在一家唤作“蓬客来”的酒家停住,进得大堂,要了二十斤熟肉,两坛老酒,自在大堂中拣了个靠门的位置,安静吃喝起来。

最后一只乳猪入腹,二楼下来个八字须青年,头前两人连连回头对他行礼,他不耐烦挥挥手,挥散了两人。

待得他行出大门之际,许易在桌上排开数枚晶币,起身尾随而去。

跟行了不过十余丈,八字须青年陡然回头,捻须微笑,眼中泛着冷芒,“阁下一路跟行,莫非想要寻个僻静所在,打某的闷棍。若是如此,阁下只怕打错了算盘。”

“误会了,某实有事寻周队率!”

许易本来便是有意让他发现,若是诚心跟踪,又岂能如此短距离的尾行。

原来,他这数个时辰,来往于酒家,勾栏,瓦寺之间,非是闲逛,而是在找寻目标。

来前,他既规划了路线,自然知晓了如何通往混乱星海。

此城池距离混乱星海最近,却不意味着从此处便能安然通往。

北境圣庭既无力征讨混乱星海,却也不愿放任混乱星海成为混乱之源,罪恶庇护之所,遂在距离混乱星海四面最近的城池,驻扎大军,修葺城墙,誓要将混乱星海,逼成臭海,死海。

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北境圣庭吏治之坏,从许易在淮西府中的所见,便知一斑。

总有人有的是法子,穿透防御圈。

有关权力人士,更是视此为敛财的门道,此禁遂禁而不禁。

话虽如此,却也无人敢明目张胆行事,皆在暗中进行,求得便是稳定而安全。

当然,许易并不知晓具体穿越防线的办法,更不知晓背地里的各种规则。

可他深通人心,更见识了北境圣庭底层官吏是怎样的面目,很简单便推理出了此间必有通关之法。

然他一介外来之人,即便有通关之法,贸然之间,也绝不会有人告知与他。

毕竟此事违背天条,事关重大,即便是挣钱,也绝没人愿意将脑袋拴在裤腰带上。

故而,许易并不急着去寻路引,找渠道,而是在城中各大消息集散地漫步,为的便是自己搜集消息。

他有超强感知,又有截音术,除非设置阵法,一般的密谈,根本瞒不过他的耳目。

说到这截音术,虽说是偶得,甚至从一本领低微的气海境修士处所得,其中的意义,和对他一系列的生死交锋中,产生的好处,简直难以估量。

正因此奇术,许易无比重视所得战利品的文字记述,哪怕对手的修为再低,凡有文字记述,他也绝不放过。

一番寻找,耗费数个时辰,许易便在蓬客来锁定了这位周队率。

许易话罢,八字须吃了一惊,他身份隐秘,虽没有服用隐体丹,但知晓他本来面目的本就寥寥无几,此次出来密谈,本就隐秘无比。

如今竟被一陌生人喝破行藏,岂不让他毛骨悚然。

“你到底是何人?”

周队率冷冷盯着许易,心中杀机迸现,他所干之事,在此城中算不得罕见,可一旦走漏风声,那可是要掉无数脑袋的。

许易道,“樊掌柜之事,周队率不会忘了吧?”

樊掌柜其人,自然是许易截听周队率先前与人交谈,偷听来的。

在周队率先前和那几人谈判之中,樊掌柜便被他拎出来,证明自己的诚信。

按周队率所说,前番遭人暗算身死的百草居的樊掌柜,本就帮人托他代为走门子,灵石都交了,结果樊掌柜遭人暗算身死,又无人来寻他周某人过关,他周某人照样将樊掌柜的灵石,还给了樊掌柜的遗孀。

谈判之中,周队率甚至还要那几人去寻樊掌柜的遗孀,代为验证。

话说到这份上,许易料定这位周队率所说的樊掌柜之事,必然属实,毕竟,要验证很容易,若真有人较真,他周队率的话很容易露馅。

这等层次的谎话,大话,通常代价太大,无人会说。

正因堪透此点,许易才接过樊掌柜的身份,前来接洽。

周队率面上一松,“是你小子?你表兄可是为你走得路子,灵石我可全退还你表嫂了,你可赖不着我。”

许易微微一笑,“周队率何必出言相试,某既然能找着你,还知晓你和樊掌柜之事,某的身份,你用不着怀疑。”

许易并不知道周队率话中,到底哪句话,哪个字眼是在试探,可他很清楚,做此门路的,警惕性必定高的惊人,断人不会听他随口道出“樊掌柜”,便就信了,故而如此作答。

当然,按照许易的判断,问题多半出在“表兄”二字上。

毕竟,如此危险的买卖,按常理推算,即便樊掌柜真是帮自己亲属走的门路,也绝不会对周队率提及亲属这层关系。

以免东窗事发,不好推脱。

此乃人之常情。

果然,周队率松弛的面上,顿时冷峻起来,“果真是你?按约定,三百灵石,退了五成,俱在老樊遗孀处,你要灵石,去寻老樊遗孀,来寻某作甚。”

章节目录

这个修士很危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想见江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见江南并收藏这个修士很危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