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是不可能和平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和平。

展妙婧体会到了自食恶果的感觉。

那叫一个酸爽。

但她无能为力。

因为很明显,齐悦对她和她家的印象已经跌入谷底了。

她不是不能够努力去改变这种印象,但凭什么呢?

明明她又没做错什么?

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能够像八点档电视剧里的女主角那样受了委屈不仅一声不吭还任劳任怨的。

谁还不是个小公主呢?

更何况她化解了这一次矛盾,天知道后面尉迟溪儿会再搞出什么?

所以,无解。

就是这么的惨烈。

展妙婧很郁闷。

“齐林,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给我搞定尉迟溪儿,搞定你~妈。”

她只能赌气让齐林帮她。

但齐林其实真的爱莫能助。

这种事情,他不适合插手。

当然,插嘴也不好。

“婧婧,我们去看场电影吧,说起来我们这一世还没有怎么好好相处呢。”

这一世展妙婧将太多的心思都放在了齐悦身上,以至于忽视了和齐林培养感情。

当然,在展妙婧心中,齐林是随时都可以拿捏的。

不得不说,她膨~胀了。

她并没有发现,这几天齐林根本没有和她发生任何亲密接触。

尉迟溪儿一天没有和他正式说分手,他就不会和其他女人乱搞。

尽管展妙婧身份特殊,但他也没有破戒。

这是他做人的原则。

在都市位面,但凡已经确定是认真恋爱关系的,齐林都不会脚踩两只船。

除非是提前声明大家只是鼓掌的好朋友,比如在利娴庄那个位面,齐林才玩的比较疯。亦或者是古代,三妻四妾是自古以来的规矩,齐林也不会矫情。

其他的情况,齐林绝对是男友的典范。

展妙婧就要走了,她自己内心也知道,只是不愿承认。

齐林希望尽可能让她开心一点。

尽管他知道这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曾经展妙婧也和他分手了,地球还是一样转,大家还是一样生活。

他们看的是刚上映的《邪不压正》,展妙婧从始至终情绪都不高,哪怕彭于晏卖肉卖的很卖力。

电影结束,齐林和展妙婧走出电影院,走向飞机场。

他们没有打车,都希望这段路还能再长一点。

“婧婧,有时候太刻意的去做某件事,往往都很难取得成功的,比如刚才的这部电影。谁能想到,当年如日中天,被两岸三地的资本和大导演共同扶持提携的‘天庭宴’三大男星,要脸有脸,要肉有肉,最终却还是都扑街了呢?反倒是我们内地的几个中生代,看似没什么流量,但于无声处听惊雷,时至今日,他们反倒是成为了娱乐圈的中流砥柱。”

“说人话。”

“我的意思是,你太心急了,溪儿也是。爱一个人最好的办法永远是先提升自己,而不是去玩命追人。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结局就是‘天庭宴’现在半死不活,永远只能任由资本和大导演裹挟。努力做好自己,便是内地那几个中生代。不争不抢,不声不响,就已经自立山头,无需再看任何人的脸色。”

“屁话,我不追也有其他人追,被别人追走怎么办?”展妙婧对齐林的言论嗤之以鼻。

齐林摇头,“被人追走,只能说有缘无分,对方不值得你爱。你提升了自己,早晚会遇到更优秀的人,哪怕遇不到,可提升了自己,难道就非需要一个男人不成?”

越优秀的人,就越喜欢和自己相处,而不是别人。

展妙婧不再说话,她不喜欢这种聊天气氛和内容。

这也不是她的做人风格。

齐林也没有多劝,世界是多元化的,允许任何人以任何不触犯法律的方式生活。

他不做人生导师,如果对方不听劝,那就不听了。

机场。

展妙婧转身,看着齐林,忽然轻笑:“真是可怜你。”

齐林:“…为什么可怜我?”

“因为你再也遇不到像我这么优秀的女人了。”展妙婧很认真的说。

齐林:“……”

“要来个吻别吗?”

“算了,你这么优秀,我不能高攀。”

“切,没种的男人。”

展妙婧对齐林竖了一个中指,然后大步向机场走去。

脚步坚定,始终没有回头。

她其实不是什么事业型的女强人,但她也并不是非需要一个男人。

人有千百种活法,此路不通,换一条路便是。

总不能为了一个男人,让自家父母去给别人赔礼道歉吗?

展妙婧做不出来这种事。

“为什么不和她吻别,说不定真能让她回心转意呢?”

齐林回身,看到了摘下太阳帽和墨镜的尉迟溪儿。

齐林的表情很精彩。

“你一直在这里等着我们?”

“对啊,我想看看你们会怎么送别。不得不说,让我有些失望。”尉迟溪儿靠近齐林,鼻子动了一下,然后有些狐疑:“奇怪,没有沐浴露和洗发露的香气,也没有鼓掌完之后的气味,你们没去开房?”

齐林:“……”

“我在你眼中就是这样的人吗?”

尉迟溪儿翻了个白眼,“难道不是?也不知道是谁,整天就像发~情的孔雀一样想找我交~配。”

齐林大声咳嗽了起来。

这都什么形容词。

“你是我名正言顺的女朋友,我想和你鼓掌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我又没毛病。至于婧婧,在你没有和我提分手之前,我不会碰她的,这是原则。”

尉迟溪儿眼神闪烁了一下,随即戴上了墨镜。

这个男人,是真的有毒啊。

可惜……

“陪完她了,是不是也该陪陪我了?”

齐林耸肩,“当然没问题,去哪儿?”

“唱K,或者开房,你选一个。”

“开房。”齐林毫不犹豫。

“那就唱K吧。”尉迟溪儿淡淡道。

齐林:“……骗子,女人果然都是骗子。”

说好的让我选呢?

“女人的话你也信?你是有多蠢?”尉迟溪儿轻飘飘的一个补刀,让齐林开始内出~血。

这一天,尉迟溪儿和齐林在KtV呆了4个小时。

唱了4个小时的《体面》。

单曲循环。

“都已成年不拖不欠浪费时间是我情愿

……

分手应该体面谁都不要说抱歉何来亏欠

我敢给就敢心碎

……”

……

“齐林。”

“嗯?”

“我爱你,但还是不够爱你。”

所以,我做不到为你委屈自己。

做不到为你委屈爸妈。

齐林长叹一声,拥住了尉迟溪儿,认真道:“挺好的,答应我,不管以后发生什么,都要多爱自己,永远要把自己放在第一位。”

他是真的觉得挺好的。

因为,他也是这种人。

或许,这叫自私。

但做一个自私的人,又有什么不好呢?

齐林见了太多的人为了其他人而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

感动吗?也许。

但更多的,还是怜悯。

而齐林,绝不愿成为被怜悯的那个人。

他也从来不需要感动别人。

他这一生,只为自己而活。

起点一大堆以守护别人为武道之心的小说,不缺我这一个,所以我就写个自私点的主角了。感谢丨丶灬寰穻er丨、張華皇、书友20180702200834738的打赏,第二更送到,晚上还有,继续求订阅。

7

章节目录

反套路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良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良心并收藏反套路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