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后院听到这些的韵琦很不可思议,敏之在想什么?以他的能力根本不怕朝庭的不是吗?为什么如此轻易的将宇文家拱手送人?

  越想越不明白的韵琦在房间里来回的走着,她不像外面那群长老们那么好哄,她比他们更加了解现在的敏之有多大的能力。

  影一回到房间就看到一脸不解的韵琦,不过影可没有打算主动说什么或者解释什么,他的人生没有主动解释这种方式。

  看回到房间半天都没有什么表示的影,韵琦按捺不住了,只得主动寻问。

  “敏之,为什么?这可是宇文家数代人打下来的财富呀。”她倒不是心疼那些,可是有这么轻易都把它送人的吗?怎么的也得谈谈条件,让自己有更大的权利才是呀,敏之这个举动太让人起疑了,总觉得事情不像表面这么简单的才是。

  已脱下外衣,准备就寝的影抬头看着眼前的韵琦,在思索着需不需要说的问题,如果是以前他根本不用想,直接无视她的问题,但现在,他似乎有些在意,思索半天,还是决定说些什么吧,毕竟眼前这个女人是自己决定携手终生的。

  “为了一个人,一个在皇宫里的人,宇文家的财富也的确危险了些。”

  很长的一句话,几乎没有什么很强的逻辑性,但韵琦却明白,为了一个人,敏之舍下了宇文家的财富。

  不知道怎么的,韵琦听到这样的话忽然觉得酸酸的,不经大脑便问了一句“是个女的吗?”

  影看韵琦的眼神多了几分深意,然后点了点头。

  酸,排山倒海的酸像韵琦袭来,敏之他为了一个女人,为什么,明明就猜到了的,为什么还会觉得这么难过。

  “如果哪一天,为了我,你可不可以舍弃宇文家的财富。”她知道问这个问题好傻,可是,她就是忍不住想问,如果为了她,他能做到什么?

  “没有了”

  “啊?”

  “宇文家的财富已经没有了。”

  “我是说如果,如果呢?”

  影认真的思索了一下,这短暂的思索却让韵琦的心思走数十道,不愿意吧,敏之应该是不愿意的吧。

  “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宇文家的财富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从未想过得,又何必思索舍弃的问题。

  “你……”韵琦的脸瞬间灿烂了起来,敏之的意思是说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吗他的意思是说他会保护她吗?

  “我会保护你。”这是承诺,即使与爱情无关,但却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最最真挚的承诺。

  韵琦冲了上前,紧紧的紧紧的抱着影。“我很庆幸,庆幸我当初选择的代嫁。”

  面对面前突然多出来的人,影的第一反映是动手把她推出去,但却在碰到韵琦的那一刹那给强制的停了下来,手就那样呆呆的平举着,看上去,有那么点的傻。

  柔和的月光照进卧室,那坐在枝头上的人满意的笑了笑,随即随风而去,丝毫没有惊动一人一鸟。

  番外终结落霞院一改往日的清冷,今日这小小的偏院挤满了人,而且一个个都是不得了的人物。

  当今皇上,轩辕晗,他的皇后,知心。

  当今宰相,闻人靖暄、当今大将军炎烈及天下首富宇文家族的掌权公子宇文敏之……

  当然还有两个了不起的大人物忘了提了,那就是我们轩辕王朝未来的主人,当今的太子殿下轩辕泽影和轩辕王朝唯一公主轩辕意。

  今日他们如此的齐聚一堂可不是有人邀请的,而是巧合,真正的巧合呀。

  话说,知心带着女儿、儿子来落霞院小住,然后轩辕晗跟着在身后出宫,刚出宫时就碰到前来觐见他的闻人靖暄和宇文敏之,于是乎,在闻人靖暄的提议下,一群人就住这里落霞院来了。

  至于大将军炎烈和他们无关了,他是保护知心母子三人前来的。

  哦,有件事忘了提了,那就是经过这么数十年的交往,这三个人已经产生了一种革命友情,轩辕晗和闻人靖暄虽然不知道宇文敏之就是影的事实,但是他那类似影的性子却让他们爱乌及乌,因着这个原因,轩辕晗对宇文敏之越来越重用,随着时间的流逝,三人的感情也越来越好了。

  在有心的故意下,知心和敏之已不自不觉的脱离了人群,来到了后山,两人正站在影的墓前。

  站在知心身后的影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多久了,自从他再次醒过来他已经十五年没有见到她了,今日一见她还是如当初那般,岁月待她竟是那般的好,现在她身上有着越来越让人着迷的沉淀后的温雅气质。

  “宇文公子”

  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影一怔,随即立马恭敬的回道。“皇后娘娘”笔趣阁TV首发

  “我经常听到晗与靖暄在我耳边说你,泽影与意儿那两个孩子很是喜欢你。”知心只一直盯着影的墓碑,看也看身后的宇文敏之。

  影抬着看向站在自己面前,一身便服在他面前自称“我”的知心,一时没有深究她的目的是什么,只是顺着她的话答着。

  “那是草民的荣幸。”

  “宇文公子是轩辕王朝的白衣卿相,何需在我在前自称草民。”知心动手轻轻的拂去那墓碑上的灰尘。

  这样简单的举动让影的心有那么一瞬间的狂跳,这么多年,她还没有忘了他,真好,真好。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https:///

  “是皇上抬爱了。”

  知心依旧不回头,继续在那里整理着周围的杂草。“宇文公子,我想你一定不奇怪我今日的举动。自从晗与靖暄在我耳边提过你时,我就一直关注着你的事情,正如他们所说,你与他,真让人难以分辩。”

  影站在那里,动了一动,看着突然面对自己的知心,不知如何回答,骗她,不,可是不骗她,又要如何让她相信呢。

  知心似乎明白眼前这个男子的为难,转身再次看向影的墓碑。

  “这里面躺着的那个人是当朝皇帝的同胞弟弟,他长得和皇上一模一样,可却又那么一不一样。最后,皇上高高在上,而他却永远的躺在了这里。”

  声音无限的感伤,感伤影的身世,感伤影的人生,感伤那个为了她而死去的男子。

  泪,一滴一滴的从知心的眼里滴到尘土里,而知心却毫不在意。

  “你知道吗?”指了指那墓碑。

  “我能有今天或者说,我能在这个时空活下来,全是因为他,如果没有他,我已不知道自己会去哪里。”

  “他在我的心里,很深很深,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我都知道是他,他总算那样,护着我,却不让我知道。”泪眼连连看向宇文敏之。

  有那么一刹那,他想告诉知心,告诉她,他就是影,他就是她念着的影,他没有死,没有,可最后还是忍不住了,因为在他欲说的那一刻,他的脑子里想到那个为了他可以付出一切的女子,想到了那个为他生儿育女的女人,那个女人给了他全部,他不可以。

  知心一眨也不眨的看着他,她在等,等他说什么,她看到了他眼中的挣扎,看到了他眼中的欲说还忍,终于,知心放弃了,罢了罢了,知道就好了,何需逼他。

  擦掉脸上的泪水。“宇文公子的女儿今年是十岁了吧,泽影他今年十四了,还未娶妻,今日我就以这皇室的龙凤配为信物给泽影订下你的女儿了。”说完便拿出那龙凤配,将刻着凤的那一块给了影,影欲拒绝,而知心却不容许他拒绝。

  “宇文公子,有些事情心里知道就行了,不需要说出来的,虽然泽影是未来的皇帝,但相信他会和他的父亲一般是个好丈夫的。”

  其实知心不想以这样的方法给泽影定下妻子的,必境这对泽影和那个女孩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但察觉到了什么的泽影却执意如此,他说,他会替娘亲回报前世的恩情。

  面对如此乖巧贴心的儿子,她还能说什么呢。

  影郑重的接过玉配。“谢皇后娘娘。”

  一句皇后娘娘,说明了一切,拿过玉配,转身便离去,凌乱的步子,紧握的双拳,无不告诉世人,他如何的挣扎过。

  就在知心再也看不到那背影时,轩辕晗不知从哪走了出来,来到知心的面前,轻轻的拥着她。

  “是他吧……”轻轻淡淡,但却有着肯定。

  宇文敏之,经过几次的接触,让他起疑,然后在他和闻人靖暄多方调查后,把时间与他前后的性格对比一下就明白了,随后花了近十年的时间,他终于肯定了,不然,今天也不会让他与知心单独在一起。

  “他有他的家人与责任。”一句话,说明了影不说明的原因,说明了,他的身体份只会尴尬不是吗?

  轩辕晗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抱着知心的手更加的紧了,“这下,你可以放下心中的牵绊了吧。”

  语气有着几分的酸意,他对于知心对影的感情一直都很介意,可却又不敢介意,他明白影对知心的重要性,由其是影在保护她时牺牲了,他就更加明白,影在知心心中的地位是不能动摇的,即使是他,亦无法比拟。

  “如果我永远放不下怎么办。”不得不说对于这个男子这种吃醋的表现让她很满意。

  “那我还能怎么办,只好一直等一直等,这辈子不行就下辈子吧,下辈子不行,就下下辈子,总有一天让你心中只有我一个人。”

  轻轻的往后靠,头轻轻的放在那温暖的胸膛上。“他幸福就好。”

  突然,知心站直,对着山下大叫一句:“影,要永远幸福……”

  站在山脚下的影,微微一笑,紧握的双拳放开了,凌乱的步子也回复了优雅,嘴唇轻轻的动着。

  “我会的,你也要一样,永远的幸福,知心。”完

章节目录

下堂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阿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彩并收藏下堂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