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秀儿眉梢一挑,道:“我怀疑你在开车!”

  “开车?什么是开车?”

  秦远好像又听到什么新的词汇了。

  “咳咳,没什么,没什么。”

  三月十五,天气晴朗,乍暖还寒。

  春风拂柳,万物生机。

  苏秀儿住在王府,天还没亮就起床梳洗打扮。

  那一身红嫁衣是逍遥王专门顶级绣娘缝制的,料子也是上好的天蚕丝。

  虽然跟秦远都有孩子了,但这成亲的仪式让她感觉到慌张。

  里三层外三层的穿上嫁衣。

  幸好天气不热,若是大热天,她非得被热死不可。

  经过几个时辰的梳洗打扮,苏秀儿这边终于完工了,但她能感觉到身边下人的忙碌。

  这婚结一次就好,不然实在是太麻烦了。

  秦远那边也着急的不行。

  “时间到了没?”他几次三番的催促司仪,就等着去王府接苏秀儿了。

  “将军,再等等。”

  司仪非常淡定,等时间可以了,便才让秦远去王府迎亲。

  因为今天是护国大将军和瑶安郡主的婚礼,迎亲的街道都被清场了,老百姓们纷纷来凑热闹。

  顾启然和夏宝儿也在人群当中,除了他们,还有楚少峰以及赫连封。

  迎亲的队伍很快就到了王府。

  秦远在外面焦急等待,看着一道大红色身影被搀扶着出来,他满脸喜悦。

  苏秀儿透过轻纱红盖头看到了秦远的身影。

  今日的秦远一身大红,面容依然俊逸。

  秦远看着苏秀儿,心跳加速,带着一股喜悦。

  “秀儿,我来接你了。”

  他伸出手,声音中隐隐带着一丝激动。

  苏秀儿将小手放在秦远手中,大掌将她的手紧紧的裹住。

  她被搀扶着上了花轿,秦远骑上了马背,带着迎亲的队伍往将军府走。

  苏秀儿手中握着一个苹果,也不知道这个苹果什么寓意,此时此刻,她肚子很饿很饿。

  过来好一阵子,花轿停下。

  “娘子,可以出来了。”

  秦远的声音响起在外面,苏秀儿这才往外面走。

  见苏秀儿出来,秦远一把将苏秀儿打横抱,他等不及了要跟苏秀儿成亲。

  这一身凤冠霞帔应该很重吧。

  一些简单的仪式走过之后便可以成亲了。

  拜天地,拜高堂,夫妻对拜。

  礼成之后苏秀儿便被送进了洞房。

  秦远自然也是急不可耐,想要入洞房。

  但很快,他被两道身影给拦住。

  楚少峰和赫连封对视一眼,两人脸上都带着坏笑。

  “新郎官,酒还没敬呢,就这么急的想要去见新娘子了?”赫连封嘴角微微一样。

  “你们两是来找茬的吧?”

  秦远摆着脸色。

  赫连封架着秦远的手臂,给楚少峰使了个眼色,继续道:“别以为摆脸色我们就会怕了你,这敬酒你是跑不掉的,哪有新郎不敬酒的道理?”

  楚少峰架着秦远另外的一只手臂,两人将秦远带到了宴席间。

  “大家来敬新郎官的酒啊,祝愿新郎新娘百年好合。”

  赫连封这么一吆喝,喝酒的人纷纷过来敬酒。

  他知道秦远酒量好自己根本不能将秦远喝趴下,但现场这么多人,不信不能将秦远喝趴下。

  小柴和林深见此,两人对视一眼,赶紧过来帮秦远挡酒,能挡一点算一点,他们在酒庄工作,酒量自然比一般的人要好些,这些都是慢慢练出来的,

  秦远见大家热情倒也是喝了不少,眼看天色渐渐暗下去,秦远实在是等不及了。

  “大哥,你先走,小柴哥和二姐夫帮你挡着。”

  秦守默默的来到秦远身边,小声的道。

  “嗯。”

  秦远应声,然后起身溜走。

  此时的苏秀儿饿的头晕,闻着房里饭菜的香味,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嫂子,大哥来了,我和小浅先撤了。”

  秦梅看着秦远进来,脸上满是意味深远的笑容。

  说完,林浅和秦梅离开,屋里面只剩下苏秀儿和秦远。

  秦远掀开了苏秀儿的盖头,看着盖头下那张美艳的脸庞,心生欢喜。

  “娘子,我们来喝合卺酒吧。”

  他倒了两杯酒,喝了这两杯酒,夫妻二人便合为一体了。

  苏秀儿点点头,跟秦远喝了合卺酒。

  一切都是那么顺利的发展。

  “良辰美景,不容错过,娘子,我们……”

  “我想先吃饭,一天都没吃饭了。”

  苏秀儿摸着自己的肚子,肚子正咕噜咕噜的叫个不停。

  秦远面色震惊,道:“娘子,你一天都没吃饭了?”

  “对啊。”

  苏秀儿满脸委屈。

  “那还是先吃饭吧。”

  入洞房也不急于一时,他们有的是时间。

  两人坐在桌边,秦远给苏秀儿布菜,看着苏秀儿吃饭。

  “慢点吃,别噎着了。”

  秦远宠溺的刮了刮苏秀儿挺翘的小鼻子。

  看秀儿这狼吞虎咽的模样,怕是真的饿的不行。

  “太幸福了。”

  苏秀儿由衷的道。

  她有一个可爱的儿子,有一个温柔体贴的老公,还有对她极好的家人。

  实在是太幸福了。

  夜晚,红色烛光慢慢的燃尽,偌大的卧室里一夜春光旖旎。

  翌日清晨,苏秀儿扶着自己的腰肢,骂骂咧咧的从床上起来。

  “秦远,你真不是个人……”

  秦远一脸无奈,小声的嘀咕道:“娘子,明明是你让我用点力,还说我没吃过饭。”

  “你还敢反驳了?”

  “不敢不敢,娘子不要生气,我去面壁思过。”

  从此,护国大将军便落下一个妻管严的名声,众人皆知,光耀护国大将军秦远十分惧内,夫人让他往东,绝不往西,让他往南,绝不往北。

  不少人都笑话秦远,觉得大将军没有男子汉大丈夫的气概。

  甚至在朝堂上也有大臣拿这件事说笑。

  秦远嗤之以鼻,不以为意。

  毕竟嘴巴长在别人身上,别人想说那就让别人说去吧,他从来不会在意那些流言蜚语。

  婚后第二年,苏秀儿怀孕了。

  秦远整天祈祷,希望苏秀儿生个小棉袄。

  结果生下来,还是个带把儿的!

  秦远发誓,绝对不会再要孩子,多一个孩子,多一个来分秀儿对他的爱。

  大儿子秦怀苏,小儿子秦思苏。

  (大结局)

章节目录

田园锦绣:硬汉夫君暖又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七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鸽并收藏田园锦绣:硬汉夫君暖又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