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天宁把这些掰碎了给福瑶说,也想让她高兴高兴。

  福瑶一听,果然心情愉悦。

  “大哥,那二表哥升官的事,需要回乡告诉祖宗吧?”

  纪天宁自是点头:“不错,不过还要等文书下来,倒是我们,可以先派人回去,通知族里,早些做好准备。”

  “对了大哥,按照以往的惯例,今年既然是三年一考核,便能有机会回京城一起过年了?”

  自从二郎三郎出去为官,而四郎跟四舅又外出跑商。

  也已经有三年没有一起过过年了。

  福瑶想着大哥今年也能回京过年,才提到这一茬。

  纪天宁一听,觉得不错,遂点了点头。

  “大哥,你先歇息一会儿,晚些再去办公。”福瑶给他把书房里的床榻收拾了出来。

  纪天宁拉过她的手:“来,瑶儿,你也坐,我靠着看一会儿公文就行。”

  “你好久都没陪着我了。”

  纪天宁声音里有些闷哼。

  福瑶一听,有些心虚,她最近爱上了养生,所以平时都按时就睡觉,连带着让桂哥儿也养成了这早睡的习惯。

  偏偏纪天宁最近越来越忙,总是要很晚才回来。

  以至于,陪他的时间,反倒少了。

  “行,我陪你。”福瑶见不得他委屈的样子,自然是应了他。

  福瑶坐在一边,手上做家里两个男人的内衣,每个季节,除了她自己的懒得弄意外,直接去铺子里定做,纪天宁跟桂哥儿的,都是她亲手做的。

  一年四季,一季就要至少六套。

  桂哥儿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更是费衣服,基本上每年都要新做。

  所以平时有时间,福瑶就做起来,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

  “娘,爹怎么又在你这里啊。”

  两人刚说话没多久,桂哥儿睡完午觉就过来了,穿着红黑色的褙子,精神得不行。

  他跑进来,径直撞进福瑶怀里。

  福瑶见他走过来时的动作,就知晓他接下来要做什么,连忙把手里的针线收了,生怕碰伤他。

  “桂哥儿,好好走路。”福瑶无奈地用手帕擦了擦他的额头。

  又摸了摸他后背,没有流汗她就放下心来。

  纪天宁见桂哥儿一进门就缠着福瑶,挑了挑眉道:“不是才说自己是男子汉大丈夫么,见到你娘连屁股都坐不住了,扭扭捏捏的,可是男子汉所为?”

  桂哥儿一听,瞬间坐不住了。

  刷的一下站起来,挺直胸膛道:“爹,我是男子汉,我不依着娘了。”

  说完,他还真跑到榻边,自己脱了鞋子,爬上去,盘腿规规矩矩地坐着。

  见纪天宁和福瑶都拿了物件,有自己的事忙。

  他连忙也抬手,让小厮把他的书也拿来。

  “爹,我们和好吧。”桂哥儿皱眉想了许久才说。

  纪天宁挑眉看他:“这话怎么说?”

  “以前是儿子不对,不应该强占着娘亲。”

  “古话说得好,父慈子孝,母贤儿能。”

  “娘亲已经做到了,爹,我们可不能落后。”

  纪天宁笑了,这孩子也不知道哪里学来的话,突然就想通了。

  不过他觉着,这绝对是以退为进,想要在他休息的时候,也过来看书罢了。

  福瑶看着儿子跟相公,嘴角勾出一抹笑容,两人这时不时就争一下的性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改……

  可两人再争,也是血脉相连的父子。

  福瑶嘴角泛起幸福的微笑。

  -

  眨眼间,便到了腊月二十六。

  京城里早就热闹起来了。

  临近过年,大大小小的马车,都在城道上跑,家家户户都有来往的人。

  纪府门口。

  早就有小厮管家在门口候着。

  第一回来的,是离家最近的纪海生。

  跑了五年年商的他,早就习惯了穿上一身皮子,在他身后,跟着拉回家的年货。

  “四爷,您回来了啊。”管家忙上前,安排人手,把纪海生的行李都拿下来,马车太多,货物也很多,索性纪海生回来习惯了,每辆马车上都会标注给谁的礼品,倒也方便下人辨别。

  “四奶奶呢?”纪海生望了望府里,嘴里哈了一口热气,面门前瞬间多了一团白雾。

  管家忙道:“四爷,四奶奶跟五少爷早就在府里内门等着了。”

  纪海生又问:“大少爷他们可回来了?”

  管家摇头:“未曾,但收到信,应该快了,奴才也已经派人去城外的十里坡等着了,一有消息就传回来。”

  “如此甚好。”纪海生朗声一笑,抬脚进府,刚进二门,就看到王氏跟五郎候在了门口,他连忙迎上去,一家三口,少不得要一起说话。

  巳时一刻。

  马车接连出现。

  当管家看到马车上镶刻的那一个督字,就知晓,是大少爷纪天宁回来了。

  果然,纪天宁的护卫先下马车。

  紧跟着便是纪天宁。

  一身红墨色锦缎长袍,外面披着深蓝的貂皮外袍,雍容富贵,管家立马迎了上去。

  “大少爷。”管家恭敬行礼。

  纪天宁轻点头,吩咐道:“先把货物都整顿收拾了。”

  管家闻言立马找人把拉着货的马车都带到侧院库房去,纪天宁这次回来带的货物很多。

  福瑶带着桂哥儿从马车上下来。

  原本昏昏欲睡的桂哥儿,看见家门,瞬间醒了瞌睡,站直身体,大笑道:“我终于又回来啦。”

  “小魔王回来啦~”同时,京城街道上,这道传闻,四处流传,惊得原本在自家宅子里,期待过年的少爷小姐们,都失声尖叫。

  未时二刻。

  三辆低调的马车出现在府门口。

  三郎扶着汪氏从马车上下来。

  两人皆穿着普通的绸缎,算不得亮眼。

  而汪氏腹部明显隆起,已有五个月身孕。

  两人从马车上下来后,旁边的一个婆子从后面把一个同样穿着普通的小男孩抱了下来。

  汪氏看着宽阔、气派的府门,忍不住舒了一口:“可算是到家了。”

  “是啊,也不知道爹娘怎么样了。”三年离家,除了平时家信,便再没有机会见一次,实在是路途遥远。

  “……是三少爷?”管家一直让人在门口候着,马车停下不久,守门的小厮就发现了,当认出三郎后,连忙叫人去通知主子,并叫了管家出来。

  “三少爷,三少夫人,小少爷,快进门,外面冷,屋内老夫人老太爷早就等着了。”

  三郎闻言,眼中也带着激动。

  另外一个婆子忙上前,扶着汪氏,另一个抱着孩子,跟上三郎的脚步,齐齐进了府中。

  申时。

  二郎一家出现在府门外。

  看着依旧熟悉的门楣,二郎上前,认认真真地鞠了一躬,才转身把妻女扶起来。

  小陈氏只生了一个闺女,即使如此,二郎依旧时常安慰她,告知她年岁还小,以后继续再生便是。

  又加上这两年在任上担惊受怕,闺女身体也弱,为了小陈氏养好身体,二郎时时找借口生病,给那些人一种身体不好的错觉,才能一直潜伏至今,再逆风翻盘。

  小陈氏在这段时间,也慢慢把身体养好了,她如今看起来,总算有了二两肉,身体补好了。

  渐渐地,越来越多的纪氏子孙回到家……

  一向安静冷清的纪宅,在这一年,热闹非凡。

  纪老太跟纪阿爷坐在上首,看着一个个走进来的子孙,暗想:以后就是年轻人的天下了。

  日子还在继续。

  既朴实又纯真。

  (番外完结)

章节目录

我和相公都重生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烟火无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火无霜并收藏我和相公都重生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