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之间。

  二当家自顾自的躺在床上双手撑在脑袋底下,一双目光漫无目的的游荡在四周,看上去心事颇丰。

  “也不知道,这都两天过去了,那个女人现在怎么样了?”

  二当家深深吸了口气,也一直没有听说,宋婉婷主动承认,事情的事情。

  他现在若是主动,岂不又是让自己没有一点面子?

  这左思右想之下,只觉得心中波涛汹涌,难以平复。

  随即,冷不防的就在床上来表演了一个鲤鱼打挺,整个人直接站直了身子。

  随意的一挥袖子,将衣服穿好,这才又快步的走了出去。

  一路上居然直接来到了这阴暗潮湿的地牢里面。

  地牢本来就暗无天日,也见不到什么太阳,反正白天晚上,基本上都是差不多的情况。

  如今走入这里,也未曾分得清个昼夜。

  二当家深深的吸了口气,“等下一定要保持淡定,绝对不能让女人看出什么破绽!”

  想着,二当家就是担心对方利用自己的感情,然后说了一些糊弄人的话,怕是自己都分辨不过去。

  毕竟女人的嘴骗人的鬼,那是自然不能轻易相信的。

  可就在坐落到宋婉婷牢房门口的那一刻,透过间接的缝隙,男人却瞬间愣在原地。

  此刻的宋婉婷浑身是血,遍体鳞伤,自顾自的蜷缩在小小的床板之上,看上去气若游丝。

  “宋婉婷!”二当家一只手扶在铁栏外面,连忙跟着大喝一声,“来人啊,赶紧把牢门打开!”

  随着一声令下,都不敢有半分懈怠,开了牢门之后,只见二当家如同脱了弦的箭,直接冲到了那床板之上。

  “宋婉婷,你这是怎么了?谁把你打成这个样子的,不是说好了不准让人给你动刑吗?”

  二当家此刻完全失去了理智,来的时候自我警告的那一番话,瞬间就变成了空谈。

  听到这细微的动静又夹杂着些许的担忧,宋婉婷微微一愣。

  似乎从来都没有人,会如此的对她说话,而且还是用这种充满关怀的语气。

  就连春笙,也未曾有如此的情况,这个人是谁?

  宋婉婷使出浑身的力气,尽管疼痛漫步全身,却依旧忍不住,想要抬眼看看这个人。

  不过眸光挥散的那一瞬间,怎么也没有想到,对自己突如其来关切的,居然是被自己一直恨着的二当家。

  “你,来做什么?”

  宋婉婷试图想要推开他,不过一只手伸出来却完全没了力气,居然是轻柔的搭在了对方的手上。

  二当家心中微微一颤,一时间嚅动着嘴唇,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你先不要说话,我这就带你去找大夫!”

  说着,男人直接将女人小心翼翼的拦腰抱起,这才跟着快步离开了牢房。

  此刻,天色暗沉已经是快到丑时,实在是一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所有的医馆,基本上都已经关门了。

  “不管有没有关门,就算把他们家门拆了,也一定要把大夫给我找出来!”

  二当家听到面前那人小心翼翼的告诫,确实根本就听不进去。

  以前理智的他,在看到女人奄奄一息的那一刻,早就已经丧失了理智。

  随着这一番斥责的话音落下,那人跟着连忙惶恐点头,不敢再多加造次,“还请当家的莫要激动,属下这就去!”

  在将近半个多时辰的功夫,总算是一个大夫提着药箱,忙不停的惶恐而来。

  “不知哪里有病人?”

  这大夫还算得上是藏医,近日救治了一个急诊病人,所以这药房关的比较晚。

  可是没有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真的是要了他这把老骨头!

  随着这一番话音落下,二当家连忙给对方让开了一条道,“他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见那个大夫把脉半天,东看西看,却始终是沉着一副脸色,似乎不太好的样子。

  二当家这心都跟着提到了嗓子眼儿,仿佛都恨不得从嘴巴里蹦出来。

  闻言,大夫微微叹息了一口气,多了几分小小的遗憾,“这姑娘伤的很重,起码也上了不久,而且伤口诸多感染,恐怕需要救命的药。”

  “只要能把她救活,什么救命的药,本当家都拿得出来!”

  二当家也是佩服这大夫,说了半天也不肯说重点,自己都快急的要死了!

  听闻此言,大夫连忙跟着惶恐说道:“还请当家的莫要着急,这救命的药颇为珍贵,叫做金银花,现在这药店恐怕没有售卖的!”

  ……

  金银花?听着倒是有几分耳熟。

  “绿柳,你可记得有金银花这一味药材?”

  男人的突然一声呵斥,直接将暗中的绿柳给召唤出来,绿柳却陷入了小小的纠结,“当家的,这金银花也是咱们之前在市场上,花了重金购买而来的。她只不过是一个侧室而已,这么珍贵的药材根本就用不上……”

  说白了,就是认为宋婉婷根本就不配而已。

  可是女人的这番话落下,若非是二当家此刻腾不开闲余的功夫,必然是会将她狠狠责罚一番。

  这才耐着性子一声呵斥,“人命关天,赶紧把东西取出来,而且她对于本当家来说,不仅仅是一个女人!”

  说着,又忍不住看了一眼面色包惨白,陷入昏迷的女人。

  此刻连带着那张绝美的脸上,都跟着多了几分鞭痕,那心就如同被绞了一般的疼痛。

  绿柳见如此状况,心中也觉得不是滋味,可尽管心有不甘,也没有违背命令的资格。

  这过了片刻工夫之后,果然将金银花取了过来,“当家的。”

  “大夫,还请您帮忙熬一下药,今日辛苦你了,明日报酬必然丰厚!”

  闻言,大夫点了点头,将金银花带下去,这难得的药材。

  就算是吃点苦,能够见识一番,那也算得上是值得了!

  一直坚持到过了一天的清晨,阳光洒落之际,带着几分刺眼的味道。

  宋婉婷微微的松动眼眸,只觉得浑身都是不自在的疼痛,“难道这地狱都这么漂亮吗?”

  “傻瓜,这里是家里了。”

  因为宋寒在各个地方都埋下了手下,所以在对方的一举一动都看在了眼里。

  所以也能够在第一时间里面救下了宋婉婷。

  宋婉婷在恢复后的第一个月,为了完成自己的心愿,让自己和宋寒合二为一。

  这也算是完成了自己这么久的心愿了。

  多年以后,两人琴瑟和鸣,儿孙满堂,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章节目录

重生后我终于做回女儿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天下骑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下骑宠并收藏重生后我终于做回女儿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