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崇德朝辉育忠拱手行礼,点头答应道:“是,我一定会谨遵教诲,把话铭记于心。”他将辉育忠的话铭记于心,并亲自在宫门外送别几人。

  小凡和水碧也连同辉尚逸和肖黎一起离开,刚出宫门,突然与辉尚贤碰了个正着,他眼神很是犀利,气势恢宏地拍了拍他的胸口。

  辉尚逸心生诧异,道:“这是为何?”

  语音刚落,辉尚贤从刚才气势恢宏的气势转变成了哭闹,一个劲地拍着辉尚逸的胸口,破口大骂道:“你这个混蛋,你赔我女儿。”

  辉尚贤爱女心切,失去了女儿,他一夜白头,仿佛一夜之间变老了十岁,他把这一切归咎于辉尚逸和肖黎。

  肖黎见势拦在了辉尚逸的面前,她明事理,冷静地说道:“辉尚贤,你先冷静一下,这其中有误会,不是你想的这样的。”

  辉尚贤怒气没有丝毫消散,反而愈演愈烈,他用手指着肖黎:“还有你,一切的一切都死你们害的,如果不是你们,我就不会失去我的女儿。”

  他完全已经被怒气冲昏了头脑,一气之下将肖黎推倒在地上,肖黎虽然力气大但终究比不过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

  “肖姐姐!”小凡扶起了摔倒在地的肖黎,随后把矛头指向了辉尚贤:“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

  “住口!”辉尚逸挥手示意小凡住口,现在辉尚贤情绪太过激动,不论说什么,他都不会听的。

  辉尚逸上下打量着肖黎,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肖黎摇了摇头。

  得知肖黎安然无恙,辉尚逸松了一口气,转而对辉尚贤说道:“贤弟,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听,但是-“

  话音未落,宫门口突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祈真得知辉尚贤去找辉尚逸质问,便匆匆从府上赶来了皇宫。

  祈真从背后抱住了辉尚贤,在他耳边温声说道:“辉尚贤,别再闹了,我们一起回府好吗?”

  辉尚贤惊愕之余,扭头看到祈真就在他的身后,刚才恶狠狠的表情立马烟消云散,眼底多了几分宠溺。

  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这句话辉尚贤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他这辈子最心爱之人就是祈真。

  他抚摸着祈真的脸庞,语气平静了许多:“祈真,他们伤害了我们的女儿,我怎能不恨?”

  祈真微微皱起了眉头,说道:“不,不是的,这一切都是误会,刚才府上的太医为我把脉的时候,发现我已经有了身孕,是我们的孩子来找我们了。”

  听闻祈真怀有身孕,辉尚贤立马从怒气冲冲转变成了欣喜,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真的?”

  祈真微微一笑,握住了他的手:“府里的太医医术高明,相必一定不会有错,更何况我是不可能拿孩子说笑的。”

  “太好了!”这对于辉尚贤来说简直就是个从天而降的惊喜,朝着天空俯首作揖:“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啊!”

  他和辉尚逸和肖黎的矛盾顿时全部解开,对他们的态度大转变,对辉尚逸拱手行礼:“大哥,刚才多有得罪,还请您多多包涵。”

  辉尚逸朝他礼貌地笑了笑:“都是自家兄弟,不必多礼。”

  即使辉尚逸付出自己的性命,他也要让这个孩子来到人世,可见这个孩子对于他来说是有多么的重要。

  京城危机四伏,他心里不禁感到担忧,祈真有了身孕,他固然感到欣喜,但又不得不担忧孩子和祈真的安慰。

  祈真一双慧眼仿佛看出了辉尚贤的顾虑,即便他不说,她也猜到了辉尚贤心里在想什么,她劈头盖脸就说道:“我们离开京城吧。”

  辉尚贤心想这是一个好主意,碰巧可以连同辉尚逸一起离开,他们兄弟连心,互相也有个照应,便二话不说答应了:“好,夫人做主便是。”

  误会已经解开,他们兄弟二人恢复了以往的其乐融融,六个人准备一起离开京城,走到半路,辉尚逸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停下了脚步。

  他的目光投向了水碧,语重心长地说道:“水碧,你还是别再和我们一同前去了,会打扰到我们。”

  水碧心思细腻,她觉得辉尚贤这是嫌弃她,所以才把她赶走,她微微皱起了眉头,问道:“为何?我知道了,小凡会武功,肖黎是你的心上人,而我什么都不是,所以你就觉得我是个累赘!”

  “不,水碧,你别那么想。”辉尚逸全然不是这个意思,而是担忧水碧跟着他,只怕没有好事。

  水碧是个倔姑娘,同时心思细腻,但肖黎很欣赏她的执著的性格,便开口为水碧说情:“让水碧也一同前去吧。”

  有了肖黎的说情,这件事一下子变得事半功倍,他给足了肖黎面子,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了下来,说道:“好吧,一起去吧。”

  水碧愁眉苦脸的脸伸展开来,挽着肖黎的手臂:“谢过肖姐姐。”

  他们六个人人群浩大,身穿的衣着更是华丽,在街道上很是显眼,经过跋山涉水,翻越过大山和大河,总算来到了目的地。

  这片地方位于荒郊野外,四处无人,虽然环境和将军府和皇宫相差甚远,但肖黎对这片与世隔绝的地方感到很是满意。

  辉尚逸办事一向雷厉风行,他早就托人打理好了一切,让宫人将这片地方打扫地刚刚静静,这里面朝湖边,到了夏日甚是凉爽,可谓是一处绝佳的风水宝地。

  这里与世隔绝,没有打打杀杀,也没有勾心斗角,在这里再也不用担心会被人陷害,这对于肖黎来说已经很是满足了。

  一共有三间房间,这可是辉尚逸花了重金,才找到的一处地方。

  肖黎仿佛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样,在这里四处乱逛。辉尚逸从包裹里拿出了一件披风来到湖边,披在了肖黎的身上,问道:“喜欢吗?”

  肖黎一个劲的点头:“喜欢,太喜欢了。”

  辉尚贤和祈真闻言也来到了湖边,辉尚逸见势,便问道:“还满意吗?贤弟,弟媳?”

  他们也同时感到很是满意:“满意极了,在这片风水宝地之下,我肯定能让我肚子里的孩子顺利生下来。”

  辉尚逸微微笑了笑,说道:“贤弟,你可要好好照顾好弟媳,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与世隔绝是肖黎一直向往的生活,更何况是和心上人一起住在与世隔绝的地方,她对未来的日子充满了期待。

  他们便一直在这处地方住了下来,过着平淡得不能再平淡的普通生活,没有奴婢的服侍,没有皇宫的奢华,但他们却没有感到丝毫不习惯。比起在京城每天提心吊胆的生活来说,这样的日子实在是太幸福了。

  肖黎在这处地方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家务活全然由辉尚逸打理,他每天和辉尚贤起早贪黑地来到湖里打鱼。

  而祈真,辉尚贤期待着她肚子的孩子,一点家务活都不让她做,让她在家里好生修养,她与肖黎在这里仿佛过上了官家大小姐的生活。

  这样与世无争,平平淡淡的日子一直持续了好几年,直到突然有一天,一位身穿宫服的公公突然跋山涉水地来到了这里,原来他是奉辉崇德之命,给辉尚逸和肖黎送了一封书信。

  外表看似书信,但实则这封信其实是一张请帖。辉尚逸收到这封请帖,便迫不及待地打开来,纸上的汉字端端正正,一看就是辉崇德亲自用毛笔书写的。

  信上说,辉崇德即将要和水凝成亲,有情人终成眷属,明日就要大婚,特意邀请他们一伙人来沾沾喜气。

  他们一直对互相心生爱慕,这下总算修成正果,辉尚逸也为他们感到高兴。

  都已经在这生活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回到京城看望一下了,他立马把消息告诉了众人。

  得知辉崇德要大婚了,众人都很高兴,他们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了包裹,辉尚逸让之前跟随他的心腹准备了船只,一伙人直接朝着近路来到了京城。

  京城里一片喜气洋洋,家家户户到处都挂着喜联,氛围就跟新年无异。

  辉崇德身穿着绯红的喜服,亲自在府邸门口接应着他们:“好久不见,诸位。”

  时隔这么多年,大家都有了变化,水碧从青涩的外表转变成越来越成熟,他的视线瞬间被水碧吸引,看到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可爱的幼婴。

  幼婴裹在棉被里,在水碧的怀里安详的睡觉,脸上红扑扑的,似是遗传了祈真,长得很是清秀,清秀的五官之中既不缺可爱,仔细一看,还与辉尚贤颇有几分相象,他惊喜地问道:“这个孩子是?”

  辉尚逸正欲回答,但被辉尚贤打断了,抢先回答道:“这个孩子是我的儿子。”提起这个孩子,辉尚贤感到甚是自豪。

  辉崇德心里感到意外,像是发现了惊天大秘密一样,宠溺地看着孩子的脸庞,对着孩子一顿夸奖:“这孩子长得真是水灵,眉目和你简直一模一样,这孩子将来长大了一定会大有成就。”

  话一出口,周围几位都笑眯了眼,看向孩子的目光也更加温柔。

  望她前途无量,一生安康……

章节目录

将军接招:娇蛮娘子不好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笨笨小酿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笨笨小酿子并收藏将军接招:娇蛮娘子不好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