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众人将落英峡找寻了一个遍,没有找到子安的尸体,甚至连他的一片衣角都没有发现。

  苏云华从一开始的癫狂,到后来的伤心欲绝,再到现在的心如死灰。她不得不接受了,子安离开了她的事实。

  众人生怕她一蹶不振的时候,她却突然领兵杀回了天都,雷厉风行的将白家满门抄斩。

  白落芸被苏云明护的很好,白墨轩谋反的事情,甚至一直到白墨轩死后,昭告天下之时她才知道。

  如今苏云华因为白家失去爱子,而她又杀了白家满门,白落芸一面觉得对不起苏云华一面又觉得对不起白家,两难之下竟想要一死来了解。

  幸好被锦安及时发现,可虽然救了回来,白落芸却毅然削发为尼,以赎白家的罪孽,并发誓与苏云华余生都不再相见。

  苏云华在她出嫁的菩提庵前跪了整整五个日夜,中间昏过去三回,却依旧没有等来白落芸相见,她伤心欲绝,最终还是离去。

  随后她又在全凌天范围内,搜抓白莲教的教众,只要发现的教众都经由严刑拷打之后,轻者被流放,重者被凌迟。

  趁此几乎,她又肃清了一遍朝堂,手段狠辣,但却又奇效,朝中众臣虽有迫于情势之嫌,但是对苏云华却再也升不起一丝轻视和不敬之心。

  立威之后,苏云华便手持着冷君凌的诏书,将凌天都城迁到了神都,天都原本就已经一片废墟,随后被废。

  一切尘埃落定,已经到了盛夏,边关也频频传来捷报,铁溪族节节败退,已经退出了边关百余里,距离冷君凌凯旋的日子也不远了。

  之前苏云华杀伐果决,办事雷厉风行,众人都以为她已经振作了起来。可不成想,迁都神都,一切安置好之后,她竟突然萎靡下来。

  整日整日的抱着子安的衣服,对着子安写的字,按照原来天都子安房间的模样,重新布置了一间房间,把自己锁在房间中,谁也不肯见。

  朝中诸事也因为她不再监朝进展不顺,不过还好有她之前的定下的章程,也不至于瘫痪。

  锦秋和锦文不眠不休的守着她,就怕她一时会想不开。

  冷君凌知晓了她的情况之后,把边关的事情交给赵升筠,便立刻赶了回来。

  看着呆滞的坐在书桌前,枯瘦如柴的苏云华,他无比的心疼。

  “云华。”他走过去轻轻叫了一声,苏云华却对他理也不理,他一连叫了好几声,苏云华才微微回神,艰难的转动了眼珠,看了他一眼,涩声道:“你回来了?正好,子安刚练了字,你来看看。”

  她指着面前的宣纸,嘴角露出几分笑意,“子安可聪明了,我教他的字,他看两遍就会写了。又那么乖巧懂事,一点都不让我操心,你以后不要老是对他冷着脸,也要多夸一夸他才是。”

  冷君凌呼吸一窒,眼眶瞬间红了,将她抱进怀中,许久才哽咽道:“云华,子安不在了,我们还年轻,还会有孩子的。”

  苏云华沉默了几秒,突然一把将他推开,嘶吼道:“你再说什么!什么子安不在了!我就只有子安一个孩子,我不要别的孩子,我只要我的子安!”

  冷君凌又紧紧的抱住她,任由她如何厮打,也不退后半步。

  “不是你的错,我们都被算计了,他既然有心害咱们,本就是烦不胜防。我知道你伤心,但是你不能把子安的死都归咎到自己的身上。”

  苏云华最终在他话中放声痛哭,一边说着子安没有死,一边又说着都是她的错,最终哭昏了过去。

  冷君凌将她抱紧了寝殿中,原打算等她醒来好生安抚,谁成想苏云华竟一病不起,再床畔缠绵了近半月,什么药都用了,身体竟还是每况愈下,最后竟只能用人参吊着命。

  冷君凌疼极了吓极了,一连几封信将陆陌然给叫了过来。

  一听说苏云华情况不好,锦素和锦竹也都跟来了。

  锦素当年生下的孩子已经是个半大小子,怀中还抱着一个一岁的婴儿,而锦竹也已经嫁做人妇,如今正怀着身孕。

  陆陌然查看了苏云华的身体状况,也眉头紧皱,直言是苏云华丧失了求生的意志。

  冷君凌看了看锦素的孩子,又把锦絮叫进了宫,还让她带上她的一儿一女,整个皇后寝殿都是婴孩的嬉戏声。

  或许苏云华真的是听到了孩子的欢笑声哭泣声,身体开始慢慢的好转,七日之后,终于睁开了眼睛。

  看着满屋众人,对自己都是一副关切的神情,握着她手的冷君凌,竟还落了泪,苏云华又忍不住痛哭一场,昏睡之后,再次醒来,神情也没有之前那般的无神与呆滞。

  日子一天天过去,苏云华的精神也一天比一天好了,照看着几位姐妹的孩子,又陪着锦竹一起待产,好像整个人都恢复了活力。

  可是只有冷君凌知道,她依旧对子安的死耿耿于怀,夜里她时常会被惊醒,随后便整夜整夜的睡不着。

  她抗拒与他的房事,就算做过,也会吃避孕的药。当年她说要好好教养子安,便配制了避孕的药,所以生了子安之后三年都没有孩子。可如今她吃这药,是在用行动述说着,她此生只要子安一个孩子。

  冷君凌万事都顺着她,不耐其烦的安抚着她,她睡不着,他就整夜陪着他,她哭闹,他便任由她打骂。可他清楚,要解开她的心结,他们必须要再有一个孩子,于是他便狠着心,偷换了她的药。

  这日,苏云华又做了梦,梦中她又站在那处悬崖,她惊恐失措,想要逃离却又软弱无力。

  正当此时,一个光影却在崖边慢慢凝结,那团光影凝结出了实体子安竟从里面跑了出来。

  苏云华惊喜异常,立刻冲过去抱住了她,“子安,我的子安,母后想死你了。”

  子安抱着苏云华声音中还带着委屈,“母后,我等了母后好久了,母后怎么就是不让我回来呢?”

  “母后怎么会不让你回来!”苏云华摸着他的脸,流着泪道:“母后恨不得你永远都在母后的身边。”

  子安扬起笑脸,“我就知道母后是最疼我的!”说着他竟伸出小手摸了摸苏云华的肚子,一脸天真的说道:“母后,你再等等我,子安很快就能和母后见面了。”

  他说完便又化作了无数的光影,没入了苏云华肚子中。

  苏云华从梦中醒来,摸着自己的肚子久久不能回神,许久她伸手为自己把了把脉,脉象中竟然真的多了一条纤细却生命力顽强的脉象。

  她又忍不住流下眼泪,她和冷君凌既然能够重生,那她的子安又为什么不可以,他一定是又回来了。

  苏云华转头看向一旁的冷君凌,忍不住抬头吻了一下他的面颊,“谢谢你,谢谢你又把子安带给我了。”

  冷君凌立刻醒了过来,将苏云华抱在怀中,关切道:“怎么了?有做噩梦了吗?”

  苏云华摇摇头,往他怀中靠了靠,低声道:“我有说过吧,我爱你。”

  “我也爱你!”冷君凌吻了吻她的额头,抱紧了她,“别怕,我会陪你一直到天亮的。”

  苏云华抬头看了他一眼,月光下他的眸中都是藏不住的温柔,这么多年,经历过种种磨难,他带自己依旧如初。

  她轻抚着自己的小腹,这一生终究是圆满了。

  【全文完】

  

章节目录

王爷好巧,你也重生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白衣渡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衣渡我并收藏王爷好巧,你也重生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