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把人从地窖里接出来,庄子明显是不能待了,稍作收拾,武秀宁等人便随着胤禛回京了。就算庄子上的事情只是一场闹剧,但进宫复命的胤禛最终还是把事情说了,康熙见他这样,倒也没追究,毕竟是他派胤禛去江南才发生的这一系列的闹剧,真要怪,只能怪乌拉那拉氏不成体统。

  康熙就是这样的人,他从来不认为错在自己或者儿子,真要出错,背锅的不是额娘就是妻子。不过既然决定揭过此事,他轻斥几句,让胤禛以后注意,这事就算过了。

  倒是不知情的胤祯等人得知胤禛回来后,借着上朝的机会借机发挥,原是想打压胤禛的,却不想刚开个口就让康熙给臭骂了一顿,朝中宗室以及世家大臣看着这一幕,一个个看向胤禛的目光便开始变得若有所思起来。

  夺嫡之战一直在继续,不管是太子大阿哥还是其他人,表现再好都不妨碍他们做出选择,如今这么多的阿哥里,别看雍亲王没冒头,可他受皇上信重是事实,有能力也是事实,只除了为人太过于板正较真之外,倒也没什么可说的。

  一时间,不说人心动荡,却也实实在在地引得不少人将目光投在了胤禛身上。

  康熙坐在龙椅之上,不说将所有人的神色尽收眼底,却也能猜个七七八八。可能是之前就被儿子们的争斗伤了心,也可能是这次江南之行抓出来的东西让他下了决定,这一次他竟没有阻止别人去支持胤禛。

  这么明显的事情,胤禛自然是有感觉的,他虽然不敢明目张胆地表现,却也不再像过去那样任由其他兄弟打压不还手,适当的还击让胤禛快速地站到了人前。

  康熙五十七年,夺嫡之战越发紧张,早前胤禩宣布支持胤祯之后,着实给其他人带来了不小的压力,就是胤禛也吃了好几次暗亏,若非这几年胤禛的势力扩张不小,怕是真要就此翻船了。而就在这个时候,康熙突然下旨封敦郡王胤俄为大将军王,十三阿哥为监军,进行西征。

  圣旨一下,所有人都被惊的张大了嘴,要知道在此之前,十四阿哥胤祯表现积极,时常进出御书房,大家都下意识地认为是他的时候,皇上却点了胤俄和胤祥的名,而这两人包括胤禟,不说明摆着的四爷党,至少往来不少,态度暧昧,这是什么意思,明眼人一看便知。

  原来皇上真正属意的人是雍亲王。

  朝廷里那些找不到方向的人好似一下子找到了方向,不说投靠,可心慢慢地都定下来了。

  可就这个时候,因病许久未曾出现在人前的德妃又一次地闹腾起来了,也不知道病糊涂了,还是做梦魇着了,尖叫地表示胤禛继位实非她所愿,此话一出,简直就跟炸了锅一样。

  什么叫胤禛继位实非她所愿?那谁继位是如她所愿呢!

  单这一句话就气得康熙直接贬她为嫔,甚至再次封了永和宫。之后对于胤祯也冷淡了许多,若说之前的胤祯还有些许恩宠的话,现在就直接回到了解放前,跟没有封监军时的胤祥一个待遇。

  武秀宁接到消息时,一度怀疑德妃是不是也像她一样重生了,不然她怎么突然就说出上一世说过的话呢,不过接下来的一切让她明白德妃有可能是梦到上一世的场景,不然她不会在这个时候直接嚷嚷出来。要知道现在夺嫡胜负未分,就算有上有下,可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最终坐上那个位置的人会是谁,德妃现在一叫,难免会让人想歪,不然胤祯如何会被皇上厌弃。

  德妃有多疼爱胤祯这个小儿子,长眼睛的人都知道,现在两个儿子都是夺嫡的大热人选,德妃可以说是最大的赢家,可她偏偏要把一手好牌往烂了打。

  这不,好好的妃子降成了嫔,想要打压的儿子更加如鱼得水,想要帮忙的儿子直接被厌弃,可以说她想要的统统都跟她反着来。这样的结果直接就把武秀宁给逗乐了,甚至她一度认为这就是德妃的报应,未来若胤禛因此而上位,她觉得德妃能把自己活活气死,却不想一语成缄,胤禛登基当天,德妃一口气提不上来,还真就把自己给气死了。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之后,康熙像是要跟德妃作对一般,先后打压胤祯和胤禩,使得他们这对才组成的搭档很快就散了伙。反而是临时被组建去西征的胤俄和胤祥配合默契,很快就带来了好消息,使得康熙龙颜大悦的同时,也给胤禛夺嫡之路打了一只强行针。

  都说努力向前的人会地来越好,原地踏步的人一直都不会有变化,胤禛的努力和改变被所有人看在眼里,就在武秀宁盘算着胤禛还有多久会走向胜利的时候,康熙居然提前两年退位了,他的这个决定不算突然却又显得特别突然,反正把所有人都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当然,这件事也不是没有好处,上一世的胤禛因为康熙病逝得了一个弑父夺位的坏名声,这一世康熙还活着,谁敢往他身上泼脏水。

  也不知道胤禟是怎么跟胤禩说的,反正兄弟二人谈过一次后,对皇位一直不死心的胤禩就老实起来了,胤禛也没有因此就弃用他,相反地这一世的胤禛因着武秀宁带来的变化改变许多,性子虽然依旧严格,却也能容人。

  最后只有冥顽不灵的胤祯成了个富贵闲人,可就是这样,康熙还是常常同宜妃等人夸赞自己的眼光,至于胤禛登基当天把自己气死的德妃,就少有人提起了,反正康熙一句话就把事给办了,其他人有意见又能如何。

  武秀宁也没有想到自己随便说的一句话事隔几年还真的成真了,不过感慨两句也就揭过了,毕竟德妃什么的对她来说不过一个陌生人,是什么结局都无所谓,可以说只要不影响她,怎样都可以。

  至于乌拉那拉氏和钮钴禄氏,在庄子上没能要两人的命,回府之后,武秀宁也不可能再穷追猛打,不过有的时候活着不一定比死来得痛快,至少对于乌拉那拉氏而言,瘫在床榻上比让她死更难受,虽然她瘫掉只是一个意外,结果却很让武秀宁觉得满意;再说钮钴禄氏,胤禛对她本就十分厌恶,行事也处处提防于她,没想到她又跟乌拉那拉氏一起算计于她,等回了府,胤禛便直接把人交给了武秀宁,让她看着处置。

  武秀宁倒是想武死钮钴禄氏,一了百了,但这么多人盯着,她也不好下手,便直接将她扔在一旁不管了,府里的人见武秀宁如此厌恶钮钴禄氏,行事自然就怠慢起来了,后来更是直接苛扣起她的用度来,就在武秀宁不知道的情况下,钮钴禄氏把她上一世吃过的苦竟也从头到尾吃了一遍。

  等胤禛继位后,乌拉那拉氏倒是熬成了皇后,可钮钴禄氏却没有熬到进宫的那一天,而是死在了风雪飘摇的雪夜里,得到这个消息时,武秀宁沉默了很久,最后只说一句‘报应’!

  对,就是报应,上一世她想方设法将武秀宁折腾死,这一世即便武秀宁没有出手,她也死于雪夜,这样的结果不是报应是什么。

  再说后院的其他人,乌拉那拉氏和钮钴禄氏落得这般下场,虽然不足以震慑所有人,却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后来是胤禛的举动直接断了其他人的希望,这后院,也是后来的后宫,这才算是真真正正地趋向于平静,而独得胤禛宠爱的武秀宁不急不躁,依旧如过去一样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只是每每无人时,她嘴角都噙着一丝笑意望向远处的天空,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章节目录

宠妃翻身宝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月下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微尘并收藏宠妃翻身宝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