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肃点了点头,是他多虑了,千梵不是容昭,纪简也不是先帝。

  迎亲的队伍吹吹打打着向前,一台台嫁妆箱子从这头排到了那头,整条朱雀街上都撒满了喜悦。

  喜轿转过街角,就连最后一抹红色也消失在了视线里,红姨拍了拍目光依依不舍的平肃,笑道:“别看了,回去吧!”

  “好,好!”平肃重重点头,然而就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一道熟悉的人影在拐角处闪过,不待他反应过来便消失在了周围看热闹的诸多百姓中。

  “看什么呢?”红姨诧异地问道。

  “噢,”平肃回过神儿来,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应该是看错了。”

  二人正要离开王府回家,却被祁辰喊住:“平大将军且慢,我和千离有些事想请教将军,咱们先进府里坐坐吧!”

  平肃点了点了头,和红姨一起跟了进去。

  花厅里,祁辰把方才千梵的师父送来贺礼的事一说,平肃和红姨二人相视一眼,而后轻叹一声,道:“果然是他!”

  “将军认得此人?”祁辰问。

  “那都是二十多年前的旧事了,此人名叫古月,年少时曾被容昭救下,此后便一直跟随在她身边,可就在容昭进宫前夕,此人突然不告而别,自此音信全无。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他到底是遵守当初的诺言,做了千梵的师父。”提起那些前尘往事,平肃的神情颇有些唏嘘。

  “古月……”夙千离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突然想到什么,紧跟着问道:“莫非他是那个神秘的隐世家族古家的人?”

  平肃微微点头:“你猜的不错,古月是古氏一族这一代的继承人。”

  “你们所说的这个古氏一族是什么来历?我怎么从未听说过?”祁辰一头雾水地看着二人。

  夙千离神情肃了肃,道:“相传,古氏一族诞生于这片大陆存在伊始,已经传承了数千年,其族人具有一种特殊的能力,能够窥见天机,更迭日月。也正是因为这种特殊能力的存在,给整个家族带来了灭顶之灾——”

  “数百年前的一场浩劫中,古氏一族遭人利用,被卷入王权之争。有人说,古氏一族遭了天谴,全族人悉数毁灭在了那场浩劫中,也有人说,少部分的古氏族人侥幸逃出生天,从此隐世而居,再不过问世事。”

  祁辰拧了拧眉:“既然如此,那你们又如何能确定那个古月就是古氏一族呢?”

  “古氏一族虽然神秘,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拥有异于常人的能力,凡是身怀异能者,总会伴随有某种天生的缺陷,而且脸上总会带着可怖的图腾胎记,终其一生都无法将其除去。”平肃如是解释道。

  祁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所以,这个古月不会说话,而且一直带着面具,其实是为了掩盖脸上的图腾胎记?”

  “不错。”

  夙千离突然又问道:“那你方才所说的遵守诺言又是怎么一回事?”

  红姨笑着接过话来说道:“不过很多年前的一句戏言罢了,那个时候我们都很羡慕古月能拥有那样好的身手,你母妃亦是如此,一次玩笑间,她说如果将来有了孩子一定要让他(她)拜古月为师,古月便应下了。”

  “我们都以为只是一句玩笑话,笑笑也就过了,不想古月却是当了真……”

  “这么说来,当初也是古月把千梵从苗疆人手中救下来的。”这一刻,夙千离心中突然生出了几分庆幸,庆幸当年母妃曾与古月有那样一句戏言,庆幸古月遵守诺言将千梵救了下来。

  平肃笑了笑,语气突然有些感慨:“方才我在街角瞧见了一个背影,还当是自己眼花看错了,现在想来,那个人应该就是他了。也是,千梵成婚这么大的喜事,不亲眼看着如何能放心呢?”

  夙千离沉吟了片刻,道:“他既不愿露面,那咱们便也只当从来不曾知道此事,至于他对千梵的这份恩情,咱们记在心里便是。”

  祁辰点点头表示赞同,对于古月这样的隐世之人而言,不探寻就是最好的报答。

  ……

  纪简今日是新郎官,脸上终于不像平时那样板着一张冷脸,眼中带了几分淡淡的笑意,就连平日里那些不敢同他玩笑的人也都纷纷像打了鸡血似的上来灌酒。

  许是高兴,纪简对于敬上来的酒来之不拒,惹得众人连连叫好!

  如今的江远已经是大理寺卿,这些年来同纪简这个老上司关系只增不减,纪简成婚,他瞧着倒像是比新郎官还高兴,这不,抱着两个酒坛子就过来了:“大人,这一杯喜酒我等了这么多年可是终于等到了!今晚咱们可要不醉不归啊!”

  “江远,你这可不仗义啊,你喝醉了不过是回去跪个搓衣板了事,人纪简今晚的洞房花烛夜岂不是要白白浪费了?”

  “说的是啊,新郎官可得悠着点儿,别回头喝醉了有心无力可就不美了!”周围的人纷纷起哄道。

  江远一听这话,连忙道:“大人你别听他们瞎起哄,我可没有要灌你酒的意思啊,咱们这就是高兴!”

  纪简今日喝了不少,不过好在他素来酒量过人,此刻也只是身上略有些酒气,说起话来仍旧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少废话,要喝便喝!”说着便劈手夺过了他手里的一只酒坛子,仰头便往嘴里灌!

  “好!纪大人果然好酒量!”

  “好酒量!”

  纪简的痛快引得众人纷纷叫好不已,一时间婚宴上的气氛热闹到了极致。

  月上梢头,夜渐渐深了,江远早已醉得人事不省,被小厮扶着回家休息去了,婚宴上的其他人也都醉得七倒八歪,一个二个看人都是带重影的。

  纪简也有些撑不住了,被南子浔和庄严两个扶着,踉踉跄跄地回到新房。

  “怎么喝了这么多?”千梵向来是知道纪简的酒量的,此刻见到他醉成这副模样,心中不免有些惊讶。

  “别提了,你是不知道他喝了多少,快快,扶着点儿,人就交给你了,我们两个也得撤了!”南子浔把人往千梵身上一推,然后拍拍手就跟着庄严一块走了。

  “哎,你们倒是帮我把人扶进去啊……”纪简整个人都挂在她身上,千梵不禁有些头大,奈何这两人像是生怕背后有人追他们似的,一转眼就没影了。

  无奈,千梵只好自己一点一点地把人扶进去。

  好容易把人扶到了床上,千梵刚要喘口气,不想却被纪简拉住了手,脚下一绊,直直跌在了他身上。

  “你……你是装的?”对上那双清明的眸子,千梵一瞬间明白了过来。

  纪简低低地笑了下:“我要是不装醉,那些人能喝到明天早上。”

  “那你刚刚故意让我扶着你!”自己那么费劲地把他拖到床上,累得要死,他却是故意装醉,一想到这里,千梵突然有些不高兴了,明明南子浔和庄严两个都走了,他做戏给谁看?

  如此想着,千梵单手撑着床便要从他身上起来,不想却被他牢牢扣住了后腰,一字一顿地说道:“良辰美景,我怎么舍得就这样辜负?”

  掌心的滚烫加上他身上微醺的酒气,令千梵忍不住一阵心悸,支支吾吾道:“我们,我们还没有喝交杯酒……”

  “噗嗤!”纪简突然忍俊不禁地笑了出来,他轻轻点了点千梵的鼻头,一个翻身将人压在身下,双手撑在她两侧。

  千梵突然有些没底:“你,你干嘛?”

  纪简故意倾身上前,在千梵紧张到耳根泛红之际,右手一伸将酒杯拿了过来:“不是你说的,交杯酒么?”

  千梵脸上烧了烧,推开他坐直身子,然后若无其事地接过了酒杯,正要喝下,却被他握住了手腕:“交杯酒应该这样喝。”

  说着便将两人酒盏里的酒悉数饮下,然后不给她任何反应的余地,直接倾身覆在了她的唇上。

  清冽的酒香在唇齿间蔓延开来,千梵自是酒量不差,但此刻却有些晕晕乎乎的,一双白皙的皓腕缠上了他的脖颈,无意识地回应着他的吻。

  “纪大人……”

  “唤我阿简。”纪简一面在她脖颈间落下细细密密的吻,一面气息不稳地纠正道。

  此时此刻,千梵脑子里一片空白,下意识地重复道:“阿简……”

  月色微凉,星星点点地照进窗子,半明半暗中,气氛渐渐变得暧昧旖旎起来,四目相对,两厢温情。

章节目录

仵作惊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半夏微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夏微醺并收藏仵作惊华最新章节